• 对于互联网行业者而言,一个新的趋势正在形成:得移动者,得天下
  • 海强说运营:专业提供web网站、ASO、新媒体、自媒体运营服务策划
  • 快报关注:海强说运营,了解天下不同事
  •    1年前 (2017-05-07)  新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在过去两年,我们不止一次地提到这个名叫大栅栏的北京地标。

    位于前门步行10分钟距离内的大栅栏是北京近年来实践旧城改造最有名气的试验场,它破旧的街头巷尾如今就多了不少年轻人开的书店、时装屋和设计品店。但要谈到这处历史街区最大的变化,不得不提到即将开门迎客的这处新地标。

    适逢2017新年,大栅栏已经落成了一片占地3.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4.6万平方米的新建筑集群,名叫北京坊(Beijing Fun)。因为设计的完整性很高——拥有一条主街,三个广场和许多条胡同——人们走在其中犹如走在小城之中。

    开发建设该地的是北京广安控股有限公司(后称广安控股),它对自己的定位是城市更新服务商,也同时负责杨梅竹斜街的更新、菜园街等棚户区改造项目等。而在北京坊的历史沿袭中,广安控股并不是第一个更新者,光是其中的建筑之一劝业场就至少已经进行过5次变身。

    最早还叫做“京师劝工陈列所”的北京坊始建于1905年,是清政府商部设为展览各地工业品的陈列所,其中一部分可作为商品销售。1936年划归为北平市政府改名为“劝业场”,意在劝人勉力、振兴实业、提倡国货。两年后它变成了京城第一座带有电梯的商业综合体,集百货、餐饮、娱乐和演出为一身。1975年,已经是国营的劝业场变身”新新服装店“,是北京最大的服装商场。2000年,它又成了新新宾馆。

    劝业场旧照
    劝业场新照
    劝业场新照

    身份不断更迭,但这座模仿欧洲文艺复兴晚期巴洛克风格的建筑却始终如一。而这也促成了如今北京坊重要的改造理念,即尊重历史原貌,修旧如旧。

    由于北京坊内的建筑数量较多,今年已经95岁的中国建筑学家和城乡规划学家吴良镛提出了“和而不同“的设计原则,他建议保留胡同的肌理,并允许文化多元和开放空间的存在。因此,北京坊这次邀请了王世仁、朱小地、吴晨、崔愷、朱文一、边兰春、齐欣7位建筑规划师来共同完成了8栋沿街的单体建筑设计,力求在呼唤传统的同时融入每个人对当代建筑精神的理解。

    时任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董事长的朱小地认为“建筑只有以城市生活为线索才是真实的”,因此他在北京坊街区西南角的单体建筑中更重视对商业功能的配合,在屋顶的处理上,他采用了小体量设计,以后可以作为可以灵活使用的小型互动空间,相反对传统的表达就相对隐晦。而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朱文一则将传承作为首要考量,他将位于郊区东北角的地块取名为“民国片段”,保留了其民国风格,但又摒弃了过硬的雕塑感,好为未来的商业功能留出了变通可能。

    站在每个角度看,这8座建筑的外形都有不同。如果在夜晚的金店门口,会看到对面楼外的反光材料倒映出邻居的旧宅,斑驳的扶栏在颇具现代感的银色墙上留下弯曲的影子。而这就是集群建筑的要领,即个体建筑单看时风格各异,整体之间却又彼此联系。

    北京坊
    北京坊
    北京坊

    事实上,集群建筑并非是一个建筑学概念,而更像是一场颇为理想化的文化实验。近年来,长城脚下的公社、贺兰山房等都是讨论较多的中国集群建筑现象,它们的目的多是开放商为了做成旅游、办公等业态而建造的,但或是因为地处偏远、或是因为资金短缺,其商业收效往往不如预想得好,贺兰山房就曾走向过烂尾的结局。

    不同的是,顶着历史文物光环的北京坊得以介入了更多的社会力量,前后筹备加建造可见参与组织之多、历时12年之久都显示出了改造老建筑项目的复杂性。可见,城市的更新并非是简单的物理概念,人们更该考虑的是它未来到底应该用什么方式激活。

    照规划来看,北京坊将逐渐发展为一个商业零售和公共艺术活动相结合的区域。除了将开张若干常规品牌门店,它还会有美术馆、限时商店、创意市集和保税区商品交易馆等更新灵活且带有进出口贸易性质的业态。而为了符合“北京坊”这个定位,这座建筑集群也打出了“中国式生活体验区”的概念。

    这样一来,品牌招商就有了非常明确的倾向:中国风。我们从现已确立入驻的品牌中发现,家居品类占比很大:家传是一个瞄准故宫风格的家共享空间,里面除了定制家具还有文化沙龙等活动;家具吱音、日用之道、素元、茶具万仟堂、华裔艺术家拍卖和文化中心周氏兄弟美术馆、北平咖啡等品牌中也都包含着新中式的卖点。除此以外,一些已经为消费者熟悉的星巴克工厂店、英国品牌集成店英园、新加坡书店Page One、艺术品品牌PINVITA,以及MUJI商店和酒店等也都将入驻其中。

    劝业场内部
    金店
    北京坊
    展览“毛毛”

    在声明中,北京坊希望借这样唤起文化共识的机会,让生活在大栅栏街区的人们在融入现代商业社会的同时也拥有邻里式的关系。这样自上而下的城市更新理念已经在近3年的北京国际设计周中被广为讨论,但想要实现它并不容易。过去的南锣鼓巷就曾是老街区商业化的失败案例,它早期因为定位不准和管理不善而过分迎合游客,导致低端业态泛滥,如今经过东城区的改革后转为统一管理,新的定位也同样偏向于文化、商业体验场所和艺术家聚集地等。

    可见文化老区在业态上的相似性很高,竞争还是比较激烈,目前北京坊的品牌和机构还未全部进入布店阶段。在北京坊面向煤市口街道的大门处,还隔着一道有保安看守的围栏。不过预热已经开始,人们从1月21日到2月11日可以去劝业场参观以城市记忆、创意设计、民俗文化、美食市集等主题的展览,相信不用等多久,这场城市改造运动就能得出一份初步的实验报告。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海强说运营-海强自媒体-博来号-博来网-分享社群运营,温暖你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blog.bolaiedu.com/11219.html

    对于互联网行业者而言,一个新的趋势正在形成:得移动者,得天下。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