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于互联网行业者而言,一个新的趋势正在形成:得移动者,得天下
  • 海强说运营:专业提供web网站、ASO、新媒体、自媒体运营服务策划
  • 快报关注:海强说运营,了解天下不同事
  •    1年前 (2017-05-07)  新闻 |   2 条评论  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如果你在购物中心或者百货店里看到孙兴,八成会以为他是个中年土豪。

    孙兴是挺土的,这点从他穿的说的走的都能看出来;孙兴也挺豪的,这点从他手里拎的购物袋数量和尺寸就能看出来。一土一豪,加一起自然成了土豪。

    但稍微有点资历的店员都知道,孙兴不是土豪,更不是一般顾客,他是职业打假人——这是社会新闻给孙兴等一派人的命名,但那些名牌店员和零售运营从业者似乎更喜欢把“职业“两字换成”流氓“。对他们而言,流氓打假人好比是闯进名牌店里、幻化成人形的蛤蟆精,怎么想都恶心,但怎么想又都觉得可怕,就算心里骂对方不是人,但秉承着顾客即上帝的原则,也只好心照不宣地过一把招。

    那孙兴等“流氓打假人”到底是做什么的呢?

    简单讲,和一般职业打假人不同,孙兴一派人专攻奢侈品牌和当代设计师时装品牌。在北京和周边城市,诸如SKP、连卡佛、西单老佛爷百货,国贸商城等中高级零售场所都是其经常出没的地点。他们会毫不犹豫地以原价买下一件Balenciaga的皮衣、一条Martin Margiela的秀款长裙,亦或者一件Marni的水貂皮大衣……有时候甚至会买光一件单品在店里的所有库存——如果接待他们的是初出茅庐的年轻店员,肯定会以为自己受老天眷顾来了个开门红。

    “有一次,店里来了个中年男客人,看了一会买了件秀款的女装夹克,那件夹克上有很多刺绣,还有一些假珠宝装饰,差不多要两万块。其实整个过程没什么异样,他也就是看了看吊牌和水洗标,总之很痛快就买了,结账时还问我这件还有没有库存,他想都买走。我当时心想真遇上大款了,还觉得这男的外面得有多少小蜜……”曾在某意大利一线女装品牌担任销售店员的Emily回忆起几年前她刚入行不久后的这一幕。

    结果中年男客一掷千金买了3件,可还没等Emily缓过神来,店长告诉她遇上麻烦了,之前自己服务过的那位中年男客拿着国家质监局开具的报告,说那几件女装夹克的吊牌上的用料成分说明和实际有较大出入,另外也没按国家规定标注安全执行标准。

    “他要我们赔钱,说按照国家规定,这属于欺诈,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要索赔货品原价三倍的赔偿金,那三件夹克总价要7万多,三倍的赔偿就是21万!”那次,Emily任职的品牌自认理亏,只得老老实实付了赔偿金,唯一幸庆的是自己和店长并未受到太多牵连:“店长说公司的物流和亚太总部的法务部门最后决定按规定赔偿,接着听说别的分店也陆续出了类似的事情,后来还专门给我们销售人员开了个培训会,就是说这事,以后如何应对之类。”就是这样,Emily知道了这世界上还有一种专门靠买名牌发家致富的群体,叫“职业打假人”,也就是Emily等名牌店员,时装零售行内人口中的“流氓打假人”。

    “说他们流氓,算不上冤枉。毕竟我们不会把羊皮说成牛皮,把纯棉说成亚麻,最多是描述不全或者有歧义,也就让那帮人捡了便宜。而且你知道吗,以前出了事情,一般公司内部管零售的老板是不会出面的,基本都扔给店经理和我们这些销售,如果我们搞不定,店经理再去和他们谈——过去就是纯磨嘴皮子,好话歹话都说,有时候上面的人被搞烦了,也会软口说给他们点钱打发走就完了,可你只要给了一点,他们就能得寸进尺要得更多。”

    现在,Emily已经对职业打假人有了极强的敏感性,时间久了,她竟也和这帮人熟悉起来。只不过,眼熟归眼熟,除了假装演戏提供服务外,她懒得搭理他们:“现在第一我会很警惕,如果哪个客人提出要买多件同一款式,我们会和经理通报,对方若是显得可疑,我们会以无库存为理由谢绝他们的要求。假设真的过来闹事了,公司要求我们不予直面理会,留下对方电话,告知会有相关人员协商。现在大部分品牌的质检环节都做得很好了。”

    正如文化形态孕育商业机会,而商业机会同时又催生了大大小小以此为生的子系门派。有趣的是,职业打假人的兴起,却是在国家对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律出台日益增多的前提下而诞生的。

    因此,关于职业打假人究竟是不是流氓行径,向来难以界定。因为物质的丰富和销售渠道的多样性,的确涌现了大量以次充好、夸大其实甚至虚假产品的存在,无论职业打假人的动机和目的是否绝对单纯,都不足以成为商家逃避责任的理由。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们媒体不也经常有哪些牌子衣服化学成分超标啦、几千块的鞋穿两天就开胶了,上万块的旅行箱用不到半年就坏了……”孙兴不觉得自己是流氓,但他的主攻方向,却也不是这些在使用过程中发生的质量问题。

    在这行,他自诩是老手了。孙兴的领路人,也就是师傅,是东北老家的亲戚。在对方的“教导”下,孙兴从学校附近的小卖部、进口超市一路打假打到了到百货商场。2009年,他们一伙小群体里的一个人说现在高级商场多了,进中国的大牌也多,其中留给职业打假人的油水自然不在话下。毕竟,如果找出一件1万块的名牌夹克的问题,那按照假一赔三的国家规定,不比食品、家电类产品的利润少。何况,过往的经验也告诉他们,越是国外的大牌,越容易在国内出现偏差,也更愿意息事宁人。

    就是靠着研究吊牌、水洗标、面料和设计相关常识,孙兴和几个同僚在过去几年从奢侈品牌那里“讹”了不少钱,甚至还有了点名气,另外他也不像原来频繁地亲自出马,他手上有几个小弟轮流作业。

     “你这件就有问题,你看啊,这上面的花儿(印花图案)有一部分是编织出来的,手感有点像纸制品,但中文吊牌和水洗标上都没注明,只写了是100%全棉,但水洗标上又写着只能干洗,可你这编织部分一干洗一烘干,肯定就断了、裂了。”孙兴看过我穿的某法国当代设计师品牌出品的卫衣后说。

    “但这不存在假冒,最多是说明不完整嘛!“我反问。

    “我也没说它假冒啊,但国家就是这么规定的,你不标注清楚了,就是问题。”我开始明白为什么那么多时装零售从业者把孙兴这类人归类为“流氓打假人”了。

    不要看孙兴外表有点土,但这些年的名牌打假路让他对时装品牌、设计和做工方面的知识不亚于专业人士。孙兴对北京的高级商场入驻的品牌了如指掌,对大部分品牌的风格、定位和价格区间亦是熟记在心。

    每年到了四大时装期间,他也会在网上跟着Vogue Runway、微博微信上的时装类自媒体刷秀场图,但他不在乎美不美,他看的是这一季有哪些品牌又出了在国内质检层面容易出纰漏的新款。

    但由于品牌采购配额的不同,并非每一件秀款都会如约进入国内店铺,所以孙兴更相信眼见为实。

    “比如说现在流行的拼接设计,通常由三、四种甚至更多不同面料组成,如果品牌方不能在交货时提供完善的成分说明,光靠国内收到货物后自行拟定,肯定不精确。这就给流氓打假人造成了可钻的空子。”在国内某多品牌集合买手店里负责零售运营的Jimmy说。据他透露,就在今年,某M字头时装品牌推出的一条零售价数万元的拼接长裙,在上架后不久,其北京店内的所有库存即被某位顾客一扫而空,开始商家还以为这是潜在的爆款,但随后收到的质检报告让他们如梦初醒,而操纵此事的流氓打假人,则因赔偿金入账十余万元。

    尽管这笔钱可以向供货品牌方要求赔付给零售商,但根据几个业内人士的说法,整个过程堪比窦娥伸冤,往往都是不了了之了。

    比起流氓打假人更麻烦的,是里应外合的内鬼:“2011年左右,有个客人进店指名要一款刚刚到货、售价好几十多万的珠宝首饰,而且说店里有几件要几件,我害怕是碰上职业打假的了,就和店经理说了一声,经理很警惕,和客人说这件产品因为刚刚入货,还没做好销售准备,所以暂时不能出售,客人虽然很不开心,但估计看经理态度也很坚决,最终还是走了。“曾在某兼售高级珠宝作品的时装零售商里担任过店员的Peter说。他本以为这件事就此息事宁人,但随后经理要求他在清点货品时特别留意之前客人要求购买的那件珠宝首饰,经过一番折腾,结果令人大跌眼镜,那款首饰,居然是假的。

    “因为不存在什么太特殊的设计,只是用料大小的问题,网上的仿制货也不少,找个赝品并不难,但难的是对方怎么调的包,那件货的的确确是刚刚入库,连价签都还没来得及放上去。“Peter也不相信客人能趁自己不注意时偷梁换柱,后来经过调取当日的店内监控录像,也证明客人并无任何调包行为。可他还是闹不明白,为什么客人会一进门就指明要一款刚刚上架的新款,而且还偏偏是这款被调了包?

    “这件事经理后来扛下去了,公司内部也没继续追查什么,黑不提白不提,但我们差不多也都知道是出了内鬼,因为只有内部的人知道新货的价格,并且有机会调包——如果真让职业打假人买成了,那索赔个几十万是板上钉钉的了。”

    按照孙兴的说法,2009年到2012,是他们这些打假人的好光景,那时候初来乍到的洋大牌多,不晓国内这趟水多深的牌子更多。不过近年来,他们这碗饭却越来越不好吃了。

    “我们现在要求品牌方那边在发货时候就附上完整的面料成分和水洗标说明,那些不能够在这方面提供支持的品牌,我们宁可drop(停止进货)。另外大部分渠道零售商,现在都设立了自己的质监部门,所有货品的安全执行标准、成分说明、洗护指南和质检报告都由这个部门把关,所以现在那些职业打假人也不好做了。”曾在多家时装品牌、买手店担任商品部经理的Lucy说。

    根据一名不愿透露个人信息的某国际知名零售商的质监部门负责人透露,他们部门的人大多数来自各个有国家认可的纺织质检公司,每到一批新货,他们会根据商品部门提供的货源方的原始质检说明做以检查,并委派有资质的检验公司出具质检报告——基本上,有了这一纸文书,就等同有了赦免令。

    此外,零售商以及内部的质监部门同样会和相关当局和机构就此展开合作,这是一个几乎公开的秘密。质检部门的工作,不仅包括检验质量这种基本功,还担负维护政府公关、甚至维护和特定职业打假人团体的关系的责任。

    孙兴承认,现在去大品牌店里找茬已经不那么容易了,但正所谓跟着市场走,职业打假人的生意版图,也随着目前国内涌现的大量中国设计师品牌和相关本土买手店的兴起而转化,特别是一些规模较小的品牌或者买手店,由于缺乏相关经验,很容易成为职业打假人口中的肥肉,但孙兴说比起大品牌,国内品牌和买手店就算自认倒霉,往往也无力、或者不愿拿出那么多赔偿金。最糟糕的情况是,假设碰上对方也是个混不吝或者有点背景的这二代那二代,说不定讹钱不成反被打——孙兴说,他知道的另一伙同行中的一个人,夏天时候被几个人在停车场给揍了一顿,车子也被划了。

    但孙兴毕竟也算是这行的老手了,捞偏门的人若是捞得好,在某些方面也不亚于马云了。从前年开始,孙兴和手下几个同伙开始给几个曾经下过手的品牌充当起保护者的角色:“这锅肉不是我们的独食,还有其他几伙人盯着呢,就算有些牌子现在质检那块做起来,但还是免不了有人上门来,那时候我们就管用啦!“基本上,品牌自己的质检部门是一道关,而孙兴一伙人就是二道关,内外兼施,让外面等着吃肉的狼难以攻破——正所谓“团结你的朋友,更要团结你的敌人”。

    两个月前,孙兴听说国家要出台相关规定,让他们这类职业打假人彻底断了生路,他说他不怕,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国家还是以消费者利益为重,只要名牌还是那么多花哨的设计,自己就不愁没饭吃,至多,是麻烦些。况且,打假人做不成,打那些打假人这条路还是可以的。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孙兴嘴里总是嘀咕这么一句话,他不觉得自己是流氓,还给我举了个例子,说既有蜜蜂采蜜,也有屎壳郎推屎,都是大自然的一部分,都有贡献。

     “别问了啊,再问我收费了,五万块什么都告诉你。”孙兴不像是开玩笑。

    看来,就算孙兴的职业打假人做不下去了,他还能做很多其他事。

    *题图、文内配图均为内容提示性配图,不涉及影射图中人物、品牌。

    *根据要求,文中部分人名为化名。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海强说运营-海强自媒体-博来号-博来网-分享社群运营,温暖你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blog.bolaiedu.com/11338.html

    对于互联网行业者而言,一个新的趋势正在形成:得移动者,得天下。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1. 同意孩子看着会有很多想法

      新用户637327 评论达人 LV.1 1年前 (2017-05-12) [0] [0]
    2. [18.5GB]The.Purge.Election.Year.2016.BluRay.1080p.x264

      新用户006708 评论达人 LV.1 1年前 (2017-05-11) [0] [0]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