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又丧又刻薄,他却成为全美最受欢迎的男人

这个丧逼又回来了。

蝉主背后一凉,想起了曾被这个混蛋支配的恐惧。托他的福,有一段时间蝉主变得丧气冲天,连朋友都少了好几个:)

路易·C·K本名Louis Szekely,这个可能是全世界最丧的男人,没有大刀阔斧的宣扬,就这样带着让人闻风丧胆的丧气猝不及防的来了。

在他最新一期与Netflix合作的的stand up《Louis C.K. 2017》中,路易依旧猛开黄腔,一秒终结心灵老鸡汤

  4月4日播出到现在不过三天,就拿到了豆瓣8.1、IMDB7.8的高分。

 

 

不用觉得奇怪,这货本来就是个喜剧天才。假如你以前看过他的单口表演,你就不会怀疑这个男人超强的嘴上功夫。虽然从他嘴里蹦出的每一个字都让你想跳起来崩了他。

因为30多年来除了传达爆棚的负能量,他什么都不愿意做。

光是听他对婚姻的一系列吐槽,就能让全世界离婚率急速上升。

  结婚真的就是城里的人想出去吗?

“因为进来你就死了。”路易如是说。

  毫不掩饰对自己孩子的嫌弃

如果硬要说你们有什么相似之处的话,那就是让你不爽的东西同样也惹毛了他,然后他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喷,但你做不到。

因为我无法想象没有社交网络的日子会怎样,没有人点赞我可能活不下去。

他只想要钱

  ——你为什么不关注我?

——“这就像是有一块蛋糕跟你说,‘come on baby!我就在这儿你为什么不吃我?’”

从他嘴里说出来,倒是充满了爱与讽刺。

是的没错就是我你

因为拍照录像本来就不是为了记录生活,而是给别人看的。就跟你每次“马了”一个干货贴之类的玩意儿,你以为你会看,而实际上它等于被你阉了。

“他说的没错。”你不会反对。

因为你真的一辈子都不会去看

你会将自己今天做不好的一切事情留到明天去做,愿意坚信“明天会更好”的道理 。

然后路易跳出来给你当头一棒,“当你40岁了,连医生都不会看你一眼傻逼!”

这是真的,因为你已经死了一半了。

说实话,每次听着他的单口都处于一种无fuck说的状态,因为他妈的就是一个只会瞎几把抱怨的秃顶老毛子,逼叨叨跟你唠着他那些家长里短的破事,谁他妈想听啊?

但后来你发现,他的单口能像大麻,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就跟撕手上的死皮一样,有点疼,但挺爽的。

  用喜剧让世界充满丧气

路易从不卖弄学富五车的知识储备因为高中毕业后就去修车了,更多的精力被他用来尽情爆发负能量,向这个世界传递虚情假意。既然stand up不够吐槽,那就干脆用电视剧让更多人感受吧。

于是有了五年连拍五季的《路易不容易》,他自编自导自演的半自传黑色喜剧。

就是这样一部“愤怒的单身父亲+酒吧里单口演出谋生”的剧,竟然每一部的评分都在9分以上,很多人说他拍这剧的目的就是为了搞死你。

一个油腻又秃顶的男人,又穷又苯。在一个逼仄的地下剧场,毫无顾忌的大谈自己失败的人生经历。老婆为何踹了自己,养孩子有多辛苦,自己又胖又丑想泡妞到底有多不容易。

 

 

白天他是一个被生活强X的loser,到了晚上就成了一个嘴炮。满嘴屎尿屁,污秽下流又妙语连珠,把自己悲催的生活演给每个来找乐子的人,但在大笑之后往往却陷入沉默。

因为他说的无限悲催的现实,是发生在每个人身上的真实。他可以笑着破口大骂“Fucking Life!”把生活中所有的糟心事儿像垃圾一样抖落,让所有人产生共鸣然后跟他一起自嗨:“哦原来我们的生活都这么操蛋。”然后继续操蛋的生活。

  因为路易不容易,每个人都不容易。

《路易不容易》让路易拿了艾美奖,然后他火了,然后他向FX电视台请求无限期停止拍摄原先七季的计划,因为“他妈的太多人认识我了让我很不爽!”

  接着他悄悄去拍了一部丧的惊天动地彻头彻尾的丧剧

《百年酒馆》

一部前期没有任何宣传,拍完也只是在自己网站上群发邮件:“嗨哥们儿,来买我的新剧吧,五刀一集不讲价”的剧,让很多人看完后表示“不敢看第二遍。”绝不是因为掏不起钱。

如果说《路易不容易》让你觉得用嬉笑怒骂的方式去对待生活还不错,那《百年酒馆》就像一块搁在心上的海绵,起初让你觉得很舒服。但当生活的苦难像潮水一样源源不断的涌来,这块海绵吸饱了水,就变得像一块巨石一样压得你喘不过气。

就像片尾曲唱的一样

因为你不知道自己的生活究竟可以糟到什么地步,也许哪一天你妹突然就跟你老公搞上了,还生了孩子

  你老婆可能会跟你爸上床,而且经久不息

  刚结婚一周老公就让你成了寡妇

在这个破败、100年历史的“Horace and Pete’s”家族酒馆里,这四个人无形中形成了一张网,联结着彼此的生活,充满矛盾又密不可分。

路易扮演的Horace中年秃顶,生活悲催;史蒂夫·布什米扮演只能靠药物缓解痛苦的精神病人Pete。他们负责跟每个来酒馆里的人打嘴炮,脏话连篇,fuck anything。

  得了乳腺癌但依然相信自己会痊愈的妹妹Sylvia。

  整日满嘴脏话的老Pete,一句不喜欢小孩就能把亲生儿子送人。

在Sylvia看来,这家百年酒馆是痛苦的根源,早就应该卖掉它,而不是把痛苦留给一代又一代孩子。

而老Pete则认定酒馆不能卖,并且嘲笑想卖掉酒馆的Sylvia,无视她是因为身患癌症才想卖掉酒馆治病的请求。

在这个酒馆里的,都是看不见未来的成年人,虚度光阴和糟糕的时刻以及自我安慰自我陶醉的黑色幽默。

  一开始所有人都在笑着揶揄身边发生的一切,比如讽刺川普

  争论保守派和自由派哪个更好

本来他们会这样一直吵吵闹闹的过下去,但Pete叔在扔下了一堆对爱情的见解后猝不及防地自杀。

之后一心想要卖掉酒馆治病的Sylvia也放弃了卖掉酒馆,回到酒馆里帮忙照顾惨淡的生意,病情也有了痊愈的可能,Pete和同病相怜的姑娘谈起了恋爱,一切似乎都走上了正轨。

但当潮水退去,生活开始暴露出原本的模样,原来就跟这个酒馆一样破败不堪,摇摇欲坠。他们困顿不安,却又无法跳脱。

Pete用来控制病情的药物即将停止发放,没有药物控制的他变成了猛兽,几乎撕碎了一切包括他的女朋友,随后他便消失不见。

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的时候,Pete穿着脏兮兮的衣服回来了。或许这个时候可以happy ending了,但谁都没想到的是,Pete拿出刀杀了Horace。

  到此为止整个故事戛然而止,无论之前付出多少,他们再也见不到了。

所幸路易不会让你对操蛋的生活彻底绝望,最后还是告诉你:就算你的生活再几把烂,就算你找不到一万个理由去重塑生活,但你至少可以选择活着,不然就只能当个fucking loser

就像酒馆里那些人,嘴里能轻易说出“死了算了”,愿意在深夜里一杯接一杯地麻醉自己,也不愿真正去死,依然选择在生活里挣扎。

  因为对生活还抱有那么一丝希望,也许明天,一切都会好转也说不定。

  一切都很糟糕,但这就是生活的本质。

大多数人的生活都是在迷茫与荒诞中挣扎,不幸远远大于幸运,梦想永远遥不可及,没有能力经营家庭,没有运气拥有爱情,也许一切都会失败,而自己不过是一个毫无存在感和价值的尿蚁。

并非所有故事都会有一个happy ending,因为生活本就可悲,你不知道自己的生活在何时会变得溃败又不堪一击。

但只有活着一切才会有希望,比起圣洁的死去,肮脏一点的活着又有什么关系。

能够带着疼痛活下去,才算得上是对生活真正的释怀

 


来源:蝉创意

原标题:猛开黄腔又尖酸,他却成为全美最受欢迎的男人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