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惊险悬崖玩命党,用生命玩出的纪念照

有这么一批旅者,在想要旅行留念的时候会想出更为出格的方式。

接下来的照片中,有些捕捉到的是探险者将他们的帐篷支在了相当高的岩石表面上,包括在加利福尼亚的约塞米蒂国家公园和加拿大的巴芬岛,而且他们看起来还都相当放松。其他一些照片中,可以看到自行车骑手从爱尔兰的莫赫悬崖上跳起数英寸高,沿着大西洋海平面上方两百多米的狭窄小径蜿蜒骑行;但看看他们的脸,你会以为他们正在漫步穿过一个漂亮的公园。然后就是,有一些年轻探险者,从布莱顿到香港的繁华地区,在没有任何安全措施的情况下从外围爬上摩天大楼,并且展示出几乎令人心跳停滞的照片来证明他们的勇敢。

这些照片会让你的心提到嗓子眼来,向你展示一直以来最为惊心动魄的极端特技场景。

Eskil Ronningsbakken是挪威的一位极限特技演员,图中他正脚踩单车,在悬崖边缘保持平衡。而他游览世界,在各地都会做出类似上图的一些危险展示动作。

你非这么做不可吗?37岁的Kayakers Steve Fisher和33岁的Dale Jardine都来自南非,而33岁的山姆·德莱罗是美国人。他们三个一起站在位于赞比亚、世界上最大的瀑布维多利亚大瀑布上向下张望。

攀岩者在加州约塞米蒂国家公园(Yosemite National Park)的艾卡普蒂(El Captain)岩石一侧摇晃不定,但看起来毫无惧意。

这个人甚至还在看书。

爱尔兰的莫赫悬崖(Cliff of Moher)距离大西洋海平面约214米高,这也提供了数条世上最危险的骑行路线。

比起沿着危险的悬崖边缘骑自行车还跳跃摇摆,我们绝大部分人都可以想到更好的事情去做。

有眩晕感吗?呃,一位攀岩者用冰镐攀爬一条冰冻的瀑布。

在怀俄明州的格兰德塔吉雪场进行的极限滑雪。

你会这样爬树么?两位爬树者爬上了一棵已有750年树龄的红杉树。好吧,起码这次他们戴了头盔。

对不起,妈妈!一位Storror跑酷的不怕死青年,在没有任何安全装备的情况下,攀登布莱顿的建筑物。

Storror组织声称他们的运动并不危险,他们之所以跳跃屋顶、攀爬海滨度假村的建筑塔,都只是因为“这很好玩”。

冰川恐惧:没有什么比高山运动更加极限刺激了。一位滑雪者正在冰山上滑雪。

错了一步,对这个滑雪板选手来说下山就会变得相当漫长了。

那这样呢?这个胆大包天的人看起来没有攀登的装备,而且是拖着双腿爬到了这个位置,只是为了从高处看看内华达山脉。

漫长的下山路:一辆4X4悍马在澳大利亚幸运湾的沙丘上高速冲下。

著名的法国登山家加斯顿·雷布里特(Gaston Rebuffat)站在法国一座相当尖的山峰上,摄于1944年。

24岁的乌克兰冒险者Vitaliy Raskalov爬上了一个可以让人死亡的高度,他从香港的一座摩天大楼顶上俯瞰,拍下了这张令人眩晕的照片。

建在山顶及右侧的一块破烂简陋到让人震惊的木板平台。

史诗规模的巨大洞穴

这些帐篷吊在北极海拔1200多米的垂直悬崖上,让登山者们同时可以在执行艰难任务过程中得到一些非常必要的睡眠。

这个团队的成员们在加拿大巴芬岛的Great Sail Peak高处,垂直建立了他们的营地。

掉下去??希望能睡得着。

在一次极为危险的任务中,这些涂鸦艺术家用喷漆罐爬上了墨西哥的Meltac大桥。

这个131米高的交叉路排在世界最高的桥之列,然而在桥上作图的艺术家工作时却并没有安全装备保障。

中国张家界天门山2016年对外开放了盘龙崖玻璃栈道。栈道环山而建,长100多米,只有1.5米左右宽,给游客提供了看清脚下陡峭山谷的绝好视角。

索威小屋坐落在瑞士马特宏山峰上,海拔超过3900米,可以作为遭遇困境的登山者们紧急避难的避难所。

这座绳桥的具体位置尚未明确,但就如分享了这张图片的那位航海者所描述的那样:听说另一头有对眩晕患者的福利……这是我生命中最长的5分钟。

这张惊人照片背后的故事还不为人所知,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

(翻译:黄璨)

来源:Daily Mail

原标题:Are these the most daring tourists EVER? Stomach-churning photos capture everything from camping on cliff faces to skiing off vertical mountains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