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

特朗普胜选后首度受访:我不差钱,工资就拿1美元!

虎嗅注:美国当地时间11月11日,特朗普在赢得美国大选后首次接受媒体采访,他挑选了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时事节目《60分钟》,接受了主持人 Lesley Stahl 的专访,同时接受采访的还有特朗普的妻子及四个子女。当地时间11月13日该节目播出。

节目中特朗普回忆了当选的第一感受、与希拉里的通话内容,以及与奥巴马的会面交谈等,还回应了竞选时一些有争议的问题,未来是否真的会造墙、反堕胎、调查希拉里等。

对于特朗普个人,主持人也设计了非常有趣的问题,包括作为总统是否还会继续在社交网络上发表激进言论、作为富豪是否会接受总统应得的薪水等等,当然,特朗普的回答也是相当有……呃,他的风格。

本文转自观察者网,原文标题《特朗普接受<60分钟> 专访全文:现在我们要清理这个体制》,翻译/观察者网杨晗轶、马力,虎嗅对专访中比较精彩的部分进行了摘编。


当选当晚的感受

主持人: 所有人都以为你会输。

特朗普: 我知道,我最后一场演讲在密歇根,当时是半夜1点钟,场内有31000名听众,场外还有很多人。我觉得——离开的时候我说:“我们怎么可能输掉?”

我们提前一天就做好了准备,所有这些人都支持我们,那还是半夜1点钟,于是我说:“这不像是第二名的待遇。” 所以我们非常高兴,因为这些人太棒了。

主持人: 大选当晚,听说你完全保持沉默。是因为你意识到这件事关系有多巨大吗?

特朗普: 是的,这件事关系巨大。我干过许多大事,但这种事还是头一次,这事太大了,太……非常巨大,简直令人惊叹。而且我意识到,我将迎来崭新的人生。


希拉里和克林顿的电话

主持人: 希拉里给你打了电话,跟我们说说电话的事。

特朗普: 希拉里打电话来,蛮友好的。但我能想象,打这个电话对她来说有多么艰难。如果换做我打电话祝贺她胜选,我觉得非常非常难。而她打电话给我,其实还更难一些。

但她简直不能再友善了,她说:“祝贺你,唐纳德,干得漂亮。”我说:“我要感谢你,你是个伟大的对手。”她非常强大,非常聪明。

主持人: 那么比尔·克林顿呢?你跟他通话了吗?

特朗普: 其实他是昨天(11月12日)晚上打来的。他也非常优雅。他说这次竞选非常棒,是他经历过最棒的竞选之一。

主持人: 这场竞选其实蛮脏的(nasty)。你后悔对她说过那些话吗?

特朗普: 嗯,只能说两边都很脏吧。


和奥巴马的会面

主持人: 你们聊了90分钟。最初的日程安排只有15分钟吧?

特朗普: 顶多15分钟。本来我们只准备很简短地聊聊,结果一聊就是一个半小时,而且其实可以一直聊下去,四个小时也没问题。其实,很难具体讲聊了哪些方面,因为聊的事情太多了。他告诉我一些好事情,一些坏事情,现在有很多棘手的事情。

我不想泄露太多,但我们谈了中东问题,这非常棘手,当地情况很难处理,我想全面听取奥巴马的意见,他跟我说了,我了解了他大部分想法。

他是个很棒的人,我觉得他非常聪明,人也很好,很有幽默感,在谈论棘手问题时还能保持幽默感。我们聊的问题都蛮棘手的。

主持人: 你在白宫时看上去很清醒,是遇到什么事让你清醒过来,还是……

特朗普: 不,我本来就是个清醒的人。我觉得媒体总是试图把人塑造得脱离原型。就我而言,媒体给我勾勒出一副狂人形象,但事实上那并不是我,我是个随时保持清醒的人。媒体这次给我正面形象,还是出于对白宫和总统的尊敬。

回到奥巴马,我以前没跟他打过交道,但我们相处得不错。我觉得,虽然不一定完全同意他的看法,但想不到,跟他对话还真挺有意思的。

主持人: 你们难道完全不觉得尴尬吗,毕竟彼此说过那些话?你说他不是在美国境内出生的,他说你不够格当总统。

特朗普: 你知道吗,这很有意思。其实家人也问我,刚见到奥巴马时气氛是怎样的。我们完全没有提那些互相攻击的言论。我对他说了些恶毒的话,他对我说了些恶毒的话,但我们完全没有提这回事。

主持人: 你们不尴尬吗?

特朗普: 老实说,就我个人而言,完全不觉得尴尬。很奇怪吧?我这么对你说,自己也觉得有点奇怪。

主持人: 你有没有这种感觉,你的竞选,是对他总统任期的一种否定?

特朗普: 不,我认为他代表了一个时刻,但其实长期以来,政客们一直让人民感到失望。在就业方面,人民很失望;在战争前线,政客也让人民失望。这场战争我们打了15年……

主持人: 这是你的竞选口号。

特朗普: 我们在中东花了6万亿美元,6万亿,这笔钱足够我国重建两遍。可你看看我们的道路、桥梁和隧道,还有机场,都过时了。如果说我代表着某种否定,那就是对长期以来美国政治状况的否定。


关于栅栏和百万无证移民问题

主持人: 你未来会延续竞选演说时那种言辞吗?还是会有所克制?

特朗普: 有时候你得用点话术,才能把人动员起来。我不想成为千篇一律的机器人,但今后恐怕有很多那样的场合。

主持人: 我们快速回顾一下你许下的承诺,然后你告诉我们,你会信守诺言,还是会做出些改变。你真的会修一堵墙吗?

特朗普: 是的。

主持人: 共和党在大会上讨论修栅栏。你接受栅栏的建议吗?

特朗普: 在某些地区,我接受;但某些地区还是修墙更合适,毕竟建筑是我的长项。

主持人: 那么你承诺的遣返数百万无证移民呢?

特朗普: 我们要找出罪犯和有前科的人,帮会成员、贩毒者,这样的人很多,大概有两三百万。我们要是不把他们赶出去,就得把他们关起来。但他们是非法移民,所以我们得把他们赶出去。当边境稳固,所有情况都恢复正常之后,我们再来决定该怎么处理无证移民。我们是好人,他们也是好人,但我们要决定如何处理,在那之前更重要的是保护边境安全。


将任命反对堕胎权利的法官

主持人: 在竞选中,你说你将任命反对堕胎权利的法官。你是否会任命有意推翻罗诉韦德案(观察者网注:赋予美国妇女堕胎权的法案)的法官?

特朗普: 这么说吧,我是反堕胎的。我任命的法官将反堕胎,至于持枪权,我们尊重宪法第二修正案。许多人都在谈论第二修正案,并试图肢解它、改变它,我任命的法官将大力支持第二修正案。一旦推翻对人工流产这件事的判决,裁定权将回到各州。

主持人: 也就是说部分女性将无法进行人流手术?

特朗普: 这取决于各州的情况。

“有人抗议我,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

主持人: 这个巨大的包袱是否让你感到惶恐?这事关系如此重大。

特朗普: 不。

主持人: 完全没有吗?

特朗普: 我尊重这件事,但它吓不倒我。

主持人: 它吓不倒你,但许多美国人感到恐慌,有人在抗议你,反对你的那套话语。

特朗普: 这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我真的觉得,这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

主持人: 你认为他们在抗议些什么?

特朗普: 其实他们当中某些人是专业抗议示威者,真有这么回事,维基解密里提到过……

主持人: 可是每个城市都有示威者,当他们抗议你的时候,你看到那些标语。你会不会对自己说,我想你可能不会,会不会问自己,我应该担心吗?应该出去缓和一下局面吗?应该告诉他们不用害怕吗?人们很害怕。

特朗普: 我会告诉他们,完全不用害怕。别害怕,我们将把美国还到大家手上。可以确定的是,无需害怕。大选刚刚结束,我们还需要一点时间。人们在抗议,但如果换成希拉里赢得大选,我的支持者上街游行,大家都会说:“看呐,多么恶劣。”人们整个态度都将大不一样,这种态度差异,体现着双重标准。

旁白:大选和反特朗普游行已经过去5天了,起因是希拉里的大众选票多于特朗普,在上周五下午的采访中,特朗普说从未听说抗议活动中出现过暴力行为,不管施暴者是他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他表示未听闻针对少数族裔和性少数派的种族与人身攻击言行。

特朗普: 听到这样的消息我很惊讶,我讨厌这样的事,我真的讨厌听到这样的事。我没听到此类报道,但我见到了一两次。但我认为这种人毕竟是少数。


还会用社交媒体,“昨天还涨了10万粉”

主持人: 你今后还会发推特吗?所有糟心的事都发推特吐槽,今后当总统也这样吗?

特朗普: 这是当代的沟通形式,在脸书、推特以及Instagram上,我有2800万粉丝。

主持人: 所以你今后还会继续这么做?

特朗普: 这是非常好的沟通形式,我有说我会放弃它吗?这么棒的沟通形式。我还在涨粉,昨天涨了10万,倒不是说我有多喜欢这个,但它确实是很好的传播途径。

你们写我的负面报道,或不准确地报道我,或者另外某些媒体,诸如此类吧。当然,你们CBS才不会干那种事,对吧?每当这种时候,我得找办法回击,这很难。

主持人: 你担任总统后还会继续这样做吗?

特朗普: 如果有必要这样做的话,我会保持极大的克制,我会非常克制。但这是个好东西,非常现代的沟通形式,这没什么好丢人的,就这么回事。

我相信,我真的相信,我在脸书、推特、Instagram上拥有庞大粉丝量的事实,帮助我在选举中一步步走向胜利。对手们花的钱比我多得多,当然我也花了很多钱,但我赢了。社交媒体比他们花的钱更有力量,在某种程度上,我的例子很能说明问题。

是否会调查希拉里?

主持人: 你把希拉里称作“欺诈的希拉里”,你说要把她关进监狱,你的支持者也一直高喊“把他们关进去”。

特朗普: 她做过一些坏事,她的确做过一些坏事。

主持人: 我知道,但你是否会任命特别检察官?你觉得你可能……

特朗普: 我不想伤害他们,我不想伤害他们,他们是好人,我不想伤害他们。下次上你们节目的时候,我将给你一个非常确凿的答案。

旁白:下一任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加入了我们,她将是第二名出生于国外的第一夫人,她来自斯洛文尼亚。昆西·亚当斯的富人路易莎是首名出生于外国的第一夫人。

主持人: 第一夫人通常都有自己的事业,你说你想发声抵制网络霸凌?

梅拉尼娅: 我认为这非常重要,因为许多儿童和青少年都因此而受伤,我们得教他们如何与彼此交谈,如何对待彼此,如何正确地相处。

旁白:这是个具有讽刺性的选择,因为她丈夫在竞选过程中发过一些相当恶毒的推文。

主持人: 如何看待你丈夫的推特呢

梅拉尼娅: 他有时……这给他惹了麻烦。但也带给他很大的帮助,他的粉丝多得难以置信

主持人: 所以你从来没有向他提过不同意见?

梅拉尼娅: 我提过。

特朗普: 她提过。

梅拉尼娅: 我当然曾经多次向他提出,从竞选一开始就说,但……

主持人: 他听你的话吗?

梅拉尼娅: 有时候听,有时候不听。

特朗普: 我不是很经常发推特,我不是一刻不停地发,但只要发就要一针见血,它们确实有效地传达了我的意思。

主持人: 如果他做了让你觉得越线的事,你会告诉他吗?

梅拉尼娅: 会的,我一直都在劝他

主持人: 你们再也不能一起逛街。

梅拉尼娅: 我已经两年没有跟他逛过街,未来还是一回事,只是程度不同。

会否让FBI局长辞职、是否会公布税单

旁白:那时,话题转回了特朗普面对的一些争议性问题。

主持人: 主持人:你会要求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辞职吗?

特朗普: 我不想谈这件事,我还没想好。我很尊重他,我也很尊重联邦调查局。我觉得…… 的确有信息泄露,这是没有疑问的,但是我想先跟他谈谈,我想见见他。现在对他来说是个艰难时期,在见到他之前我不想回答这样的问题。

主持人: 你会公布自己的纳税申报单吗?

特朗普: 我会的,在合适的时候。但是现在我正接受常规审计,没人会在意这个。也只有你还有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会问这样的问题。原因很简单,公众对此不关心,因为我轻易就赢得了大选。他们不关心纳税申报单,我也从未认为他们会在意那些东西。


赢了以后依然认为体制被操控?

主持人: 几个月来,你一直说,整个体制是被操纵的,你曾在推特上表示选举团对民主体制来说是个灾难性的存在。

特朗普: 我的确说过。

主持人: 现在呢?你还这么认为吗?

特朗普: 我觉得选举团,当然,即使有他们,我还是赢得了选举。我不会因为赢得了大选就改变自己的观点。从简单多数的角度来看,如果你得到了1亿票,而另一个人得到了9000万票,于是你就赢了。选举人团存在的原因在于这样可以让所有的州都真正参与到选举中来。选举人团有好的一面,我尊重这种制度安排。

主持人: 假期呢?你曾说以后不会休假,是这样吗?

特朗普: 我面前工作堆积如山,太多了。我想把工作都完成。我们要减税,要解决医保问题,美国有太多问题要处理。所以我不会太盼着度假,那样并不可取。

主持人: 你会接受总统应得的薪水吗?

特朗普: 我还没对此表过态,答案是“不会”。按照法律,我会拿一美元,每年一美元。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钱,你知道吗?

主持人: 你想放弃每年40万美元的收入?

特朗普: 是的,我不会接受这笔钱。

旁白:当选后那几个日夜, 贺信像雪片般飞来,甚至据特朗普先生透露,布什总统父子也发来贺信,尽管在选战中他们并没有支持特朗普阵营。

主持人: 当布什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跟你说了什么?

特朗普: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第一个电话是老布什总统打来的,他是一代伟人!他说道:“恭喜!你们打了一场非凡的选战!接着,小布什总统来电了,他说“恭喜,赢得漂亮!你懂的,这有点尴尬,因为我们去年9月共和党出选的时候和小布什的弟弟杰布对垒的。杰布是个好小伙,但是这个选举有点脏。我其实对选举感到失望。他签署了一项承诺,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既然作出了承诺但是却不信守诺言,初选是艰难的,当然大选也是同样艰难的。总的来说,这是史上最艰难的选举。


是否支持婚姻平等、如何消灭“伊斯兰国”

主持人: 你说过你将会摧毁ISIS,你打算怎么做?

特朗普: 这我不能告诉你。

主持人: 那你能告诉我些什么?

特朗普: 目前我不希望有人加入到摩苏尔的斗争中来,在他们进入摩苏尔4个月之前就高调地打草惊蛇,如今大家……这是一场艰苦的战斗,首先,来自……的人--ISIS的领导人已经离开,等等,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


怎么处理奥巴马医改

主持人: 那让我们谈谈奥巴马医改计划,你曾经说过你将会废除并且取代它,当你取代它的时候,你能确保有前提条件的人们仍然被覆盖到吗?

特朗普: 对,因为他恰好也是最庞大的资产之一。

主持人: 你们打算保留下来?

特朗普: 尽量保存下来,尽管会增加成本,但是有很多东西我们希望能尝试和保持。

主持人: 伊万卡,人们认为你将成为政府的一份子。

伊万卡: 不,我将只是总统的女儿。但是通过竞选运动,我对某些问题充满热情,我想要为此一战。

主持人: 但你说不会加入政府。

伊万卡: 工资平等,儿童保育,这些对我而言是很重要的事情。我对教育事业充满热情,这个行业为妇女提供了更多机会。正如所知,我对很多事情感触很深,但这种感触是自然而然的。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