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首揭朴槿惠、三星等丑闻,挖角“新闻界刘在石”,成立不足5年的JTBC到底有何背景?

作者/红拂女 编辑/郑道森


10月25日,朴槿惠向全韩国道歉了,这场从爆发到高潮才仅仅一天的年度精彩大戏,正式进入了白热化。截止10月29日,韩国已经有四十多所大学的学生在学校贴出大字报声讨朴槿惠和崔顺实。

这场斗争已经发酵几个月,突然在这几天爆发,是因为有线电视台JTBC的一个名叫《News Room》的节目,这个节目专职揭黑,过去还报道过朴有天被告性侵的案件。10月24日揭发“朴槿惠丑闻”的这期节目,收视率一度飙升到了8.8%。

maxresdefault.jpg

有线台收视8.8%是什么概念,拿近两年热门的tvN剧《请回答1994》来类比,当时主演们的认证推特表示,“只要收视率破10就有free hug”,实际上,有线台的期望目标收视率,多数都定在百分之二、三。这与有线台收费观看、订户数量少、观众面窄有关。10%的收视率,换算到三大公共台可以理解成30%~40%,今年最火的《太阳的后裔》,收视率最高时是38.8%。

这不是JTBC第一次与政府公然对抗,“岁月号沉船”事件时,JTBC新闻部部长孙石熙亲自跑到前线报道,还在事发现场待了半年取材,最后参与拍摄了关于“岁月号”的纪录片《潜水钟》。

此次曝出“朴槿惠丑闻”的,同样是这位被称作“新闻界刘在石”的新闻主播。

jtbc-news-room_v150903_20.85.jpg

左一为孙石熙

这家有线台为什么这么胆大包天?

“朴槿惠事件”还在发酵中,JTBC称还有“大招”未放

复盘“朴槿惠丑闻”其实很简单:几个月前,韩国梨花女子大学学生抗议学校新设立的新教学项目,接着校长找了警察镇压示威学生,学生们在人肉校长的过程中无意中发现同校学生郑宥拉以赛马特长生的身份入学,接着学生们扒出了她的母亲崔顺实年轻时和韩国总统朴槿惠的亲密合照,这是整个事件的导火索。

311cae1ed1e156674dac97f7215fd11d.jpg

朴槿惠(左)和崔顺实(右)

在这一对母女匆忙前往德国“避风头”之后,JTBC记者徐福贤从垃圾堆中翻到了崔顺实丢弃的电脑,在电脑中发现了朴槿惠在总统大选期间乃至执政后至少数十次演讲前先将稿件送给崔顺实“审阅”,其中很多关乎国家重大机密。10月25日,朴槿惠的公开道歉中默认了“闺蜜干政”这一说法。

据悉,JTBC已经把搜刮到的证物提交给检方,还声称有剩余文件,也就是说,JTBC还没爆完料?还有“大招”没放?

成立不足五年,JTBC如何成为新闻强台?

JTBC这回算是狠狠地出了名了。这家一直以优秀的综艺节目见长的电视台,其实在争取新闻独立、自由的路上已经fight了不短的时间。一位在韩企工作的中国留学生告诉娱乐资本论,在韩国,JTBC的目标受众是年轻人,尤其是《非首脑会谈》、《魔女狩猎》等炙手可热的综艺节目,一直以来拥趸甚众。

1280x720-DTZ.jpg

(《非首脑会议》)

但JTBC显然不满足于此。2013年,一个“改变JTBC命运的男人”孙石熙从公共台之一的MBC过档来到了JTBC。对韩国媒体生态有深入了解的在韩媒体人权小星告诉小娱,当时的JTBC,处于一种内外交困的状态。建台于2011年的JTBC,曾一度陷在和其他几个综编频道的竞争中走不出来。其自制的电视剧和综艺完结后,也一直找不到拉动收视的新引擎。

“综编频道”这个概念可能有点难理解,但其实韩国的电视台制度并不复杂:KBS、MBC、SBS是三个无线台,也称公共台,是规模最大、综合性最强的电视台,家家户户都能收到;另两种具有报道新闻资质的频道,一种是包括JTBC、MBN、Channel A、TV朝鲜在内的综合编成频道,另一种是专门的新闻频道,包括YTN和联合新闻TV;至于tvN,则是有大公司CJ E&M加持的民营电视台,以制剧和综艺为主。除了三大公共台之外,其余都是收费台。

2013年7月前的JTBC并不好过。因为其他几个综编一直都走的新闻立台的方针(例如MBN,一天四五个小时都是新闻),所以JTBC入局时事新闻这个领域已经略晚,并没有核心的竞争力。

但又因为政府对综编频道有“娱乐节目不能超过50%”这一规定,JTBC也不能单靠大量的娱乐节目来留住观众。痛定思痛之下,该台决定还是回到做深度的新闻报道的方向上来。而孙石熙,也正是因为这样,来到了这里。

其实,JTBC的前身、东洋广播公司,曾在1980年被全斗焕政府以“言论统废合”为由而强行停播,JTBC刚建台的时候,曾花过好几期节目的篇幅复盘此事,将这段快被大众遗忘的故事重新普及,最后,全斗焕公开道歉终结了此事。可以这么说:JTBC从一开始就具有很强的“新闻圣斗士”的基因。而有了好的基因,也要有优质的人才才能实现进化。

孙石熙不是唯一一位从大台过档到收费台的骨干精英,还有一位姓朱的媒体人,如今在JTBC担任内容本部长。这些大台的新闻强人,他们接受过专业的媒体训练,当然能够带来好的内容;但既然是人才,显然要价不菲,而有三星集团作为靠背的JTBC,此时就显示出财雄势大的优势来了。

“tvN早年是个十九禁成人台,花了十年才有现在的成绩,JTBC也是花了好几年才扩大知名度,可想而知在这个过程中烧了多少钱。”权小星直言。确实,据悉,在三大台,综艺节目的编导要做新节目,只有一期的时间允许他们“试错”,而在tvN,编导可以有一季的时间慢慢纠错。不往里头砸钱简直是不可能的。

孙石熙当时过档JTBC的唯一条件就是,要保证他的新闻自由,他甚至公然表示自己的报道倾向不会跟着隶属于同一财团的《中央日报》走,在他刚入职的时候,还主动曝光过三星的黑料,JTBC高层都没有阻拦。这在三大台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一直以来,三大台都有不少高层试图干涉报道内容的丑闻曝出。

500_251603_1451389150.jpg

孙石熙

而孙石熙的到来也确实给JTBC成功换血。刚建立时的JTBC,在新闻这方面没什么追求,给观众的观感也很一般,在韩媒工作过多年的权小星回忆起曾经看几家电视台的情景,直言JTBC当时的新闻都属于不痛不痒的报道,以主持人口播短讯的形式为主,既不会戳中新闻核心,也不会在形式上求变。JTBC甚至还搞出过“采访兔子”这种闹剧,令人贻笑大方。

2764FD475378B6C0237A98.jpg

JTBC记者采访兔子

孙石熙来了以后,推出了记者与当事人长达3到10分钟的交流这种新闻报道形式,这种形式在当时是韩国首创。此外,他还在JTBC开创过以音源代替视频上传的报道形式,当时音源的下载量直接打破了他在MBC时做的广播节目的下载量纪录。种种求新求变的形式,让观众渐渐意识到了JTBC变革的决心。

不过,揭露黑幕、报道真实是新闻人的优质素养,但以广告收入为盈利主渠道的民营媒体,这么“敢说”,不怕把广告金主们都得罪光吗?据悉,2008-2010年,韩国偏左的报纸《京乡新闻》因为报道出位,而失去了韩国最大财团三星旗下所有公司的广告订单。

但暧昧的是,三星至今还在给JTBC投广告,这或许是其一种复杂的策略。毕竟,经过“岁月号沉船”事件等一起又一起勇敢的揭黑事迹之后,JTBC在韩民众心中的信任度、影响力都有非常明显的提升。在强势媒体上投放广告,是企业再正确不过的营销策略。

广告影响不了JTBC,那政府能干涉吗?一位韩娱行业资深人士告诉小娱,韩国有一个广播通信审议委员会,相当于我国的“广电总局”,但它采用的是事后审议制,也就是如有观众投诉抗议,该委员会才会着手调查,而新闻内容本身只要是真实的,一般不会受到阻碍和干涉。

不过,这个委员会有些成员是政府任命的,而且,“政府介入了新闻报道自由”的质疑在韩国民间从来没有停止过,“岁月号”事件时,现在的执政党党首还曾给KBS的新闻负责人发过撤稿的命令。但总的来说,政府对新闻媒体的控制还只停留在“口头鞭策以儆效尤”而不是实质封杀、夺其报道权的程度,不然也就不会有孙石熙们的崛起。

所以,所谓的“新闻自由”其实是有各种保护因素的。经济上没断粮、政治上干涉小,加上孙石熙本人的影响力(曾当选韩国演艺界最有影响力的TOP30人中第5名)与其一贯敢言敢爆料的个性,JTBC在新闻界站稳脚跟并屡次出位是水到渠成的结果。

“朴槿惠丑闻”与JTBC的角力,或许不只是“新闻真实”这么简单

“朴槿惠丑闻”从被大众媒介掀开面纱到彻底爆发仅仅用了一天时间,并且JTBC还声称手中剩有相当多未曝光的料,这件事也让不少吃瓜群众生疑。

确实,整件事太多巧合,“JTBC记者徐福贤从垃圾箱里捡到崔顺实丢弃的电脑”这一说法,细想也疑点重重。一个比较合理的推断是:早前就有人copy了崔顺实电脑的资料,再独家放料给JTBC的记者。

那么,站在背后“放料”的那个人会是谁?

事实上,JTBC并非韩国左派媒体,而是隶属于保守派报纸中央日报集团,此外,此次“朴槿惠丑闻”中,另一家右派媒体——《朝鲜日报》旗下的朝鲜TV甚至在JTBC之后爆出了更多料,有些料甚至是从今年7月就开始收集。为何《朝鲜日报》会从一家替政府收拾反对派的打手角色,一下子转变180度,开始揭露朴槿惠丑闻?

601160240461509.jpg

(朝鲜日报)

微博达人“老高高相奎”的分析文章颇有几分道理,在他看来,朴槿惠这次政治危机不是偶然,而是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周密计划的行动。

他分析称,朝鲜日报的倒戈只能说明,保守派真正的幕后大佬们已经意识到朴槿惠大势已去,而且照这个趋势,很可能一年半后的总统选举,新世界党将失去政权,保守派大佬们意识到与其和朴槿惠一起同归于尽,不如先倒戈与朴槿惠划清界线。

此外,“朴槿惠丑闻”与JTBC甚至孙石熙本人的角力,也并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件。早在今年釜山电影节之时,韩国九大电影团体就曾做出“全面拒绝参加今年釜山国际电影节”的决定,原因是两年前第19届釜山电影节因坚持上映“岁月号”纪录片《潜水钟》,而遭到釜山市政府反对,从此双方一直摩擦不断。而这部《潜水钟》,前文已述,恰好有孙石熙的参与。

在不断掘进的新闻调查背后,多种政治势力的暗中角力不容忽视。而新闻人孙石熙,以及他所在的JTBC,成为了推动事件走向的关键力量。


本文首发:娱乐资本论(yulezibenlun)

参与评论

  • 新用户190994

    当时麦道做共碟,把几十年的设计资料都交给了TG,TG还复印了一份,后来美国发觉这些资料挺重要,就要回去了,然后上飞无意间得到了麦道几十年的设计经验总结资料,这些资料么,呵呵呵,被上飞的人卖废纸了

    1年前 (2017-05-12)
    回复
  • 新用户765826

    没什么好处,就是可以恶心不知道感恩的人而已

    1年前 (2017-05-12)
    回复
  • 新用户566514

    堂堂的前外交部长对人权的认识就这个水平,并且敢于在北大这样的中国最高学府发表演讲,可见中国的人权恶化的程度。他们对人权肆无忌惮的歪曲解释,可见他们在中国老百姓面前肆无忌惮到了什么程度。由此可见中国老百姓过的是怎样的幸福生活。我想如果不借助外力,仅靠中国百

    1年前 (2017-05-06)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