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于互联网行业者而言,一个新的趋势正在形成:得移动者,得天下
  • 海强说运营:专业提供web网站、ASO、新媒体、自媒体运营服务策划
  • 快报关注:海强说运营,了解天下不同事
  •    1年前 (2017-01-02)  技巧 |   4 条评论  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在硅谷,支持希拉里当然是最大的政治正确,但你会常常惊讶地发现不少华人却在支持特朗普,甘当少数派。

    “特朗普不会真的要赢了吧,这真的很恐怖!”美国总统大选第一场电视辩论第二天,朋友聚会,曾经在华盛顿做政府咨询和游说工作的朋友Jason主动挑起了话题。

    在硅谷,大多数人对候选人的好恶来自于偶尔在媒体上捕捉到的只言片语,Jason由于早前工作关系,对美国政治体制有较全面的了解,在硅谷算一个异类。

    硅谷并不是一个爱谈论政治的地方。即便在离美国总统大选最终结果敲定只有一个月了,在这里你也很少能够看到或者听到和政治有关的事情。

    咖啡馆里大家都一如往常地谈论创业项目或者技术趋势。毕竟,他们会写程序、能发射火箭,大概只有房价这件事情能够时时刻刻提醒他们和现实生活的相关性吧。

    硅谷当然是属于典型的自由主义民主党派支持区,在PVI(党派政治偏向指数)地图上,除了东海岸的纽约以及宾州,就属西海岸的华盛顿州和加州是毋庸置疑的深蓝色了。

    “问题在于特朗普当选会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Jason给我简单地解释了他的看法,“希拉里力图推行的是一些长期的政策,而参议院现在共和党占多数席位,希拉里的那些政策要推行都要通过他们,这并不容易,其实大家都明白,希拉里当选后能够做的事情很少。”

    但比起做不了什么,他更怕特朗普能够做什么。

    “如果特朗普当选,也许那些荒唐的提议能够通过,比如去边境修长城,的确能够带来经济的增长和更多的工作机会,但那些疯狂的想法也很可能实施。”Jason说,他担心特朗普真正去做调动军队攻打叙利亚,而这些实施总统特权就可以实现,包括“退出WTO”这些返祖的提案在共和党在参议院中占多数席位的情况下也许真的会通过。

    他其实并不赞成希拉里在教育和医疗方面的观点,“应该竞争,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政府一味向里面投钱,投钱只会抬高各种成本。”实际上,这正是特朗普在教育和医疗上的主张,但Jason一直都旗帜鲜明的反对特朗普。

    他也算是一个典型的希拉里的支持者——尽管政见不能够完全重合,但在对自我现状满意的情况下,他们坚定地持有支持全球化和竞争等自由主义观点,害怕特朗普带来的不确定性。

    害怕特朗普的还有硅谷大大小小的科技公司。

    从新势力Facebook到老牌科技巨头微软都心存担心。这位商人出身并无从政经验的候选者主张将美国公司在海外的工厂搬回美国,也要控制移民。这都意味着科技公司生产成本要大幅提高,也难以招募到多元化的人才。

    多元化对硅谷有多重要,只需要去某个科技公司走一圈就知道了——办公室里坐的是白人,而格子间里是中国人和印度人,食堂和仓库里是墨西哥裔。硅谷的确是多元化人才组成的,这种格局驱动着这个全球创新之眼半个世纪的不停进化。

    但最让硅谷恐惧的还是特朗普孤立主义政策可能所引发的贸易战。

    在国际战略方面,希拉里会继续寻求延续美国的全球霸权,以维持相关红利。简而言之希拉里上台会维持目前国际政策持续性,而科技公司可以继续借助这种持续性推行他们一直努力的目标。

    但特朗普则不同,他反对WTO,提出要对中国商品课以重税,而这极可能引发中国等其他国家对美国回报以抵制性政策——这毫无疑问会让扎克伯格数次顶着雾霾在北京跑步,积极学习中文等等努力都付之东流。

    硅谷大部分科技公司利润的增长点都在海外,Facebook一天也没有放弃为进入中国市场而努力,中国也是苹果在美国之外第二大市场。而除了中国市场,这些公司对印度等等市场也都怀抱希望。但特朗普的那些主张,与这些科技公司的愿景完全背道而驰。

    特朗普当时点名应该搬回美国的工厂就是苹果,并表示,如果不这样做他会对苹果课以重税,在苹果因为隐私问题与FBI矛盾升级时,特普朗甚至公开呼吁美国人抵制苹果产品。

    按照惯例,科技公司都不愿意公开站队,以防站错了队。他们通常将政治献金一分为二,向所有的潜在领导者表示友好。库克一直也在证明,自己的钱公平地流向两边——自2008年以来,他向共和党捐赠10800美元,而向民主党捐赠10400美元。但对于竞选者而言,这实在不算什么钱。

    而在特朗普一而再再而三地攻击苹果之后,库克主持为希拉里筹款的晚宴。据媒体报道,当时筹款金额达到5万美元。

    硅谷企业家和风投人士也都在向希拉里捐款。“克林顿从科技行业里筹集到的资金比特朗普要多四百万美元。”美国中立政治民调机构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执行主管Sheila Krumholz早前接受CNBC的采访时表示。

    除了资金之外,这些科技公司一直在运用公司及自身的影响力去阻止特朗普当选。

    比如谷歌用搜索框为希拉里保驾护航,在搜索框输入二者名字时,自动关联词的设置上更有利于希拉里,而搜索结果也被指屏蔽了希拉里的负面言论。有报道称,这种做法可能会影响到至少300万张选票的归属。

    尽管特朗普把Twitter当作重要的竞选阵地,Twitter的联合创始人埃文·威廉姆斯却旗帜鲜明的反对特朗普。现任CEO杰克·多西则表示,特朗普的那些“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言论会在Twitter的言论环境中得到平衡”。

    在今年7月,硅谷上百名创业者、风投人士联名写公开信抵制特朗普,虽然那些最具影响力的硅谷客避开了这封信,但也不乏Yelp的CEO这样的创业领袖。他们对特朗普主要的指责是“创新的灾难”。

    他们在信中指出,先进的移民政策一直让美国吸引了这个地球上最聪明的人们,财富五百强中40%的公司都是由移民或者移民的孩子所开创。而现在,特朗普所主张的一切都是在对抗人的自由移动以及思想的交流。

    相比而言,希拉里对科技行业态度则积极得多。7月,希拉里的团队发布《科技与创新议程》,承诺如果自己当选,将有“五条大纲”来促发美国的科技发展,包括扶持投资计算机教育和STEM(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教育、每个美国学生都要学计算机、加大科技就业、扶持中小科技企业创业、增加科技发展所需的基础建设、让每个机场都铺设WiFi等等。

    除了因为和公司利益的密切关联而迫切地反对特朗普,那些从自由竞争中赚到足够财富的科技精英在医疗和教育领域持有一种非竞争性的左翼观点——我愿意帮助这个世界在医疗和教育上取得进步。他们希望政治候选人也是如此,至少不是背道而驰。

    早已一心投入慈善工作的比尔·盖茨10月7日在自己博客中发表文章写道,“最成功的经济是创业行业驱动的,而这个行业向着改变整个世界的方向进化”,他更指出,好的领导人不仅仅要应对最迫切的事情,也要为今后数十年留下红利。

    盖茨认为,长远来看最重要的四件事情是在地球上提供他们负担得起的清洁能源、开发艾滋疫苗以及神经性病变的治疗方法,让全世界远离可怕的传染病,以及给学生和老师提供新的工具,让他们能够受到教育是世界性的。

    而盖茨也一直在公开表态,“在全球健康领域,我认为比尔·克林顿和希拉里·克林顿拥有更多的经验。”

    但即便是在深蓝色的加州,特朗普也仍然获得了一定的支持率。根据各家民调机构不同数据,特朗普普遍获得了30%以上的支持率,希拉里获得50%-60%左右的支持率。

    Rob Lin是特朗普的一位支持者。他表示自己找到归属感的时候是在9月7日于拉斯维加斯举行的一个叫做CTIA的移动行业会议上,硅谷著名的“意见领袖”马克库班(最著名的身份是小牛队的老板,而实际上他也是硅谷成功的创业者和风投人)在开唱演讲上,出人意料地跑题,用了大约五分钟时间指责特朗普的种种荒唐之处。

    这种意料之外的表演,并没有得到意料中的掌声,“大约只有一半人鼓掌吧,要知道,所有人都是IT从业者。”Rob Lin告诉我。

    典型的特朗普的支持者是美国南部保守派,他们大多有宗教信仰,反对民主党在生育权上支持堕胎的主张;也许失去了工作,而特朗普那种把工厂搬回美国的主张恰好迎合了他们在经济上困顿的愤怒情绪。

    根据Moody Analytics的一项调查,特朗普在美国获得支持率最高的10个县,教育水平和家庭收入都大大落后于全国的平均值,获得的补贴和救济金都排在前面,其中4个县都倚赖于农业,愤怒情绪让一些传统意义上支持民主党的蓝领工人,也转投了共和党的特朗普。

    但在加州,那30%的特朗普支持者并不符合这种典型身份。

    我并没有找到公开数据能够勾勒出这个30%群体的面貌,但仅仅从我身边的情况来看,这些人中不乏华人工程师——他们大多通过层层考试来到了美国,并受雇于一个通常主张自由竞争的科技公司。

    “我就是讨厌希拉里。”Rob Lin就是一名华人工程师,就职于一家科技公司。自10月以来,他一直关注维基解密上披露的希拉里内部邮件。他反感希拉里在邮件中所表现出的面孔——在这些意外泄露的邮件中,希拉里与平日克己复礼的样子截然不同,有“为什么不丢给桑德斯支持者几根骨头呢”这样刻薄的口吻,也用“婊气”(bitching)这样的词来形容前对手及其支持者们。

    “我很想知道那些特朗普的支持者都在想什么,支持这样一个对政治一无所知的人。”作为民主党的支持者,Jason这样提问,“是,我能理解他们可能厌倦了奥巴马,痛恨希拉里这样一个在国会晃荡了8年的女性,但不能选一个糟糕的人呀。”

    我并不知道在那场聚会中是否有沉默不语的特朗普的支持者,但在硅谷,支持特朗普的确是异见人士。

    6月3日,特朗普竞选团队在圣何塞举办一场政治集会,被反对者围攻。印有特朗普竞选标语的帽子和其他竞选物料被当场烧掉,示威变成了暴力骚乱。最后是警察以非法集会和持有致命武器逮捕了四名抗议者,平息了这场骚乱。

    特朗普支持者胡安·赫南德斯在骚乱中挨了几拳,鼻梁骨被打断,血流不止,他通过一个共和党组织的Facebook账号表达自己的愤怒:“民主党,你们应该感到骄傲。”

    一名特朗普的华人支持者在知乎上描述过他成为特朗普支持者的经历:他去Quora上阅读有关大选的内容,Quara是美国版的知乎,是希拉里的大本营,“我向他们提问为何如此反对特朗普,他们给我的回复仅仅是‘我的天,你连这还要问,我怀疑你对这届大选是不是有过丁点关注’,我让他们给出具体的观点,得到的仍然是‘我的天’之类的答复,我决定开始支持特朗普。”

    在主流媒体一边倒时,一部分人叛逆地倒向了特朗普阵营。他们厌倦了希拉里代表的民主党奉行的政治正确,比如让同性恋自行定义性别而选择厕所,他们也害怕希拉里把美国变成像德国一样的穆斯林难民营。

    还有相当大一部分华裔人群出于对于子女教育的焦虑,而反对希拉里及民主党的主张。

    奥巴马当政期间最受亚裔群体的诟病之处就是在教育上通过了AA法案,这是一种基于种族的入学标准。简而言之这是一种为了保护学习上“弱势”的群体,比如黑人墨西哥族裔从而限制通常成绩更好的亚裔的录取率。

    而特朗普阵营赢得华人支持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反对AA法案,倡议且提供更多学校让学生和家长选择。

    而在加州尤其是硅谷这样的华人聚集区,这个问题显得更为迫切。亚裔孩子可能在考到更高的分数情况下,因为AA法案的存在,而眼睁睁看着比自己能力弱一大截的非裔进了自己进不了的学校。

    最重视教育的莫过于华裔家庭,在硅谷的好学区房价格有可能是差学区房价格的四到五倍。但这是大部分华人家庭在购房时考虑的首要因素。

    他们大多通过层层考试来到了美国,离开了国内的社会联系以及所相关的社会资源,而要下一代复制这种成功,最大的捷径仍然是教育,即便是在充满意外机会的硅谷也是如此。

    我没有在美国媒体上找到能够区分出族裔的准确数据,在朋友中的确碰到了这样的样本。可能这部分群体并不能够左右大选的最终结果,但自身的处境让他们意外成为一群少数派。

    查看原文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海强说运营-海强自媒体-博来号-博来网-分享社群运营,温暖你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blog.bolaiedu.com/3762.html

    对于互联网行业者而言,一个新的趋势正在形成:得移动者,得天下。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1. 明明是乌贼好吗!!

      新用户187759 评论达人 LV.1 1年前 (2017-05-12) [0] [0]
    2. 我想上了萧炎所有老婆

      新用户345253 评论达人 LV.1 1年前 (2017-05-12) [0] [0]
    3. 我想要全文~呜呜呜我~

      新用户444340 评论达人 LV.1 1年前 (2017-05-06) [0] [0]
    4. 我想要全文~呜呜呜我~

      新用户444340 评论达人 LV.1 1年前 (2017-05-06) [0] [0]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

    切换登录

    注册

    扫一扫二维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