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巧 ·

《大唐玄奘》力压《长江图》,冲奥片审查的标准是什么?

作者:黄周颖 高庆秀 编辑:李忻融

本文首发:娱乐资本论(yulezibenlun)

谁将代表中国内地角逐第89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有消息称,由霍建起执导、黄晓明主演的《大唐玄奘》已被选中“冲奥”,而之前传言“冲奥”、在柏林电影节擒到“银熊奖”的《长江图》落选。这个结果引来网友一片哗然。这样的状况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去年代表内地的“申奥片”最后选定《滚蛋吧,肿瘤君》,而非之前传出的《狼图腾》,也引来众多质疑。

事实上,跟观众的口味不同,“申奥片”的主要任务是作为一种文化输出,要能代表和体现当下的主流价值观。《大唐玄奘》符合“一带一路”的大背景,导演为中国第六代中代表人物之一,影片讲述的取经故事也属于中国文化经典。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小娱的采访时表示这个结果“其实并不出乎意料”。

那每次的“申奥片”到底是如何选出的呢?选择标准又是什么呢?为何中国内地今年选择了《大唐玄奘》“申奥”? 《长江图》又缘何落榜?

为何是《大唐玄奘》?“申奥片”的投票规则并不透明

《滚蛋吧,肿瘤君》的出品方之一、某影业一位内部人士在接受小娱的采访时表示:“今年不是最有争议的一年。实际上,这部片子是在中印友好背景下诞生的。从政治意义到文化意义,再到影片质量,还是挺实至名归的,今年国内也没有更合适的影片了。”

那选出哪部电影代表内地“申奥”中的规则到底是什么呢?在娱乐资本论去年的报道中,乐正传媒咨询与研发总监彭侃认为,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评选的过程遵循着一套复杂的规则。首先是各国的初选阶段,由奥斯卡主办方认定的各国电影官方机构或行业组织负责,只能从从报名影片中挑出一部送选,初选的官方色彩和名额、以及放映时间上的限制决定了最后选送的未必是某国公认当年最出色作品。

彭侃说:“每年会有几部国产片在电影局的主持下报名,再由电影局召集专家组成的‘推委会’进行投票,但‘推委会’的组成、投票的规则却并不透明,有太多官方的考虑和人为的因素牵扯其中,未必能与奥斯卡评委的取向接轨。”

上述匿名人士也对小娱表示:“评审标准是很神秘的,没法公开,就跟我们的影片送去内容审查的神秘感一样。大家永远都搞不清楚审查标准,为什么有的片子可以血腥,有的影片稍微有点血腥就不行。就是不透明,没法透明。”

他回忆起去年《肿瘤君》送审的过程,他当时也以为最后会选择《狼图腾》,但他认为最后花落《肿瘤君》还是有些征兆的,“在公布申奥影片之前的中美电影节上,广电总局带了《夏洛特烦恼》《狼图腾》《肿瘤君》等。根据在美国的反馈,《肿瘤君》是这几部影片中反馈最好的,这个情况也反应到了电影局里。”

“一带一路”的主题成为《大唐玄奘》胜出筹码

《大唐玄奘》讲述的是年轻的玄奘法师为求佛法真谛冒死偷渡出境,一路上遭遇千难万阻,最终取得真经的故事。这部影片在今年4月国内公映,3302万的票房不尽人意,在豆瓣上仅得到5.2分。

这部电影的立项方是北京心海迦源文化交流中心,根据媒体报道,早在2006年,美国洛杉矶玄奘寺的住持心海法师发起筹拍,在2014年10月,“为配合中印两国电影项目交流活动,心海法师将《大唐玄奘》贡献给国家同时礼请中国电影股份公司为大唐玄奘第一出品单位。”

在2015年新疆的开机仪式上,新疆自治区有关政府官员、第一出品中影相关领导出席并致辞。《大唐玄奘》在其宣传中称是表现“中印友好交流题材的重点影片项目之一”,背景则是中央的“一带一路”政策和最高领导人关于扩大中印文化交流的讲话。很明显,《大唐玄奘》有强烈的官方色彩。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对娱乐资本论表示: “申奥的片子要代表国家的政策、方向,它是代表一个国家的态度,电影放在国家之后。官方可能认为《大唐玄奘》代表‘一带一路’的思路,也认为外国人同样喜欢这个。他们考虑的是电影作为文化输出,需要体现国家和主流价值观的片子。”

《长江图》《路边野餐》落选,或因不符合“正能量”

一位有参选经历的业内人士对小娱说:“《大唐玄奘》主要是弘扬了中华文化,玄奘取经这种故事也是中国正能量的一个出口。在《路边野餐》和《长江图》身上是找不到这种正能量的宣传点的。”

对于《长江图》《路边野餐》无缘“申奥”,一位资深电影圈工作人员在接受娱乐资本论采访时,也表达了类似观点,他认为:“《路边野餐》虽然获得了公映资格,但其实还是个独立电影的身份,而《长江图》比较敏感,有些片段在暗示一些历史。电影局会选一些不会有意识形态风险,不会给他们惹麻烦的电影,很多商业片虽然没有意识形态风险,但也拿不出手。《大唐玄奘》导演霍建起也算是第六代导演里比较有名气,品质尚可。”

至于《大唐玄奘》的票房不高,他表示“申奥片”的标准和票房无关,只要是公映过即可。

另一位接受采访的影评人也同样认为“这部影片实际并不差,选它也没有什么不合理,这部影片确实去了印度取景。整体制作花了6个月。在今年这些影片的制作中,还是可以的。”

前文中的匿名人士对小娱总结出“申奥影片”的三个标准:“首先要是大众所熟知的影片,大家没听过的不行,还是要有一定话题度的。这主要体现在影片要送各种影展。比如《肿瘤君》参加中美电影节,《大唐玄奘》获得了丝绸之路电影节最佳故事奖。

其次,要有一个能够输出中国文化的,反应中国社会面貌的宏大主题。比如2014年的申奥影片是《夜莺》,背后带有的文化意义是“寻根”、故土之类的。总局每年都需要一个不一样的宣传点。

第三,影响最终决定的,可能包括中宣部、广电总局、文化部等多个政府机构,以及行业组织,有时候,对影片政治意义以及文化输出的考量要大于影片本身质量的考量。”

上一次中国内地影片获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还得追溯到2003年张艺谋的《英雄》。一位资深影评人对小娱介绍说,这个奖项的评委在早期偏爱电影风格比较独特的片子,“比如伯格曼、费里尼的片子,还有一种他们喜欢偏政治的电影,反映意识形态交锋的片子。”在他看来,“申奥片的质量在下降,是因为近年来中国电影的质量在下降,另外,以前的意识形态比较宽松,现在更严苛了。”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