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在上海时尚活动密集的这一周,有人异常忙碌,而更多人只是被无意中卷了进来

大家或许可以想象这样一座机场,它几天内迎来刚刚做完巴黎订货会的年轻设计师,从北京飞来走秀的模特、接到欧莱雅工作邀约的天津美发师、赶着布置会场的广州展商、经验老道的深圳买手……旅客走出上海机场那道玻璃感应门后旋即奔赴市中心,南北高架上一路悬挂的广告标旗说明了此行目的——上海时装周。

和上海外滩平行的圆明园路往日是条闹中取静的步行道,两旁始建于1920年代的老建筑吸引来一批淘宝网红和拍摄婚纱照的新人。但从上一季开始,这里成了Lablehood的大本营——主秀场新天地太平湖之外供先锋设计师发布最新系列的地方。四栋老式大楼被征用来展示18位年轻设计师的2017春夏系列,其中既有老面孔,诸如陈安琪、陈序之、王天墨、郭一然天,也有Samuel Gui Yang、Wan Hung、Tommy Zhong等首次出现在这里的新品牌。

Lablehood/图片来源:CFP
Lablehood/图片来源:CFP

在Lablehood举行的4天里,圆明园路的平静被打破,附近为数不多的咖啡馆、面包房和饭店几乎都人满为患,挤满了在Lablehood场外等待着每两个小时一次时装展演的媒体和观众媒体和观众。

他们可能是中国最关心时尚的那群人——大多行程紧凑,奔波于车程15分钟的外滩Lablehood和新天地太平湖之间,还不包括造访散落在上海各处为买手和设计师提供交易场所的showroom。

“不得不承认,我错过了不少(活动)。”著有《时尚中国》(Fashion China)的英国时尚作家及策展人Gemma A. Williams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说,“而且上海交通也挺让人抓狂的。”

英国时尚作家及策展人Gemma A. Williams/图片来源:上海时装周

从10月12日至10月19日,新天地太平湖主会场共举办45场发布会,静安区800秀被设置为童装专场。但在此基础上衍生出来的各色活动层出不穷:时尚音乐会Fashion Rocks在上海东方体育中心举行,歌手Charli XCX、Usher、李玟都是卖点;超模Coco Rocha和水原希子出现在新天地;Gigi Hadid因为与Tommy Hilfiger的合作系列来了趟上海;书店衡山·和集同期举办了影像艺术展和时尚论坛;上海连卡佛以可持续为主题发起了活动“Green Code”……

多面向的时装周活动覆盖到了更多人群,“它不应该拘泥于走秀”,上海时装周组委会副秘书长吕晓磊试图以官方活动,凝集各类时尚周边活动织成一张密网。拢聚到一起的观众除了行业人士之外,还有因为其他相关元素被拉进来的“局外人”,例如不经意间看到摄影师陈漫分享会海报的粉丝;把看秀当成旅游体验的过客;因为喜爱Usher来看时装音乐会的歌迷。

“我们不介意大家蹭热点,”吕晓磊认为只要合理引导,时尚就能成为这段时间、这座城市的大话题。上海时装周统计数据显示,为期四天的官方主秀场Mode服装服饰展吸引了逾6000人参观访问,其中买手和代理商分别占到37.1%和10%;分会场The Hub以及众多showroom之一的Ontimeshow的专业观众人数分别为2000人和2800人。

Mode服装服饰展/图片来源:上海时装周

然而每种安排都有利弊,参与方使尽浑身解数尽可能地兼顾各个曝光机会,来参加时装周的人精力却无可避免地被稀释。

对于那些受上海时装周邀请专程来到上海的业内人士来说,这是段疲惫的旅程。美国知名买手H.Lorenzo看完秀后赶去下一站——东京时装周。他的好友、法国时装展会Tranoi首席执行官David Hadida第一次应邀而来。抵达上海后,David Hadida花了两天逛了一圈同行所做的订货会,约500多个时尚品牌,在接受媒体采访的前晚,他只休息了3小时。

“我父亲别的没有多做交代,只是提到这里有很多很多东西要看。”David Hadida父亲Armand Hadida是巴黎老牌买手店L’Éclaireur的创始人,曾在2016秋冬上海时装周期间来到上海。对于上一季的密集所见,Armand Hadida的反应很是冷静:“我在上海看到秀大多像是毕业作品,或许表面挺热闹,可还处在稚嫩的基础阶段。”

Tranoi CEO David Hadida/图片来源:上海时装周
美国知名买手H.Lorenzo和意大利版Vogue资深编辑Sara Maino

秀场和showroom之外,多是无意间被卷入的圈外人。距离港汇恒隆仅5分钟的衡山·和集往日以图书、服饰、餐饮、美学生活产品招揽往来的创作人士以及影像爱好者。这些天,和集举办了影展和9场“Fashion Talk”,时尚摄影师陈漫、电影服装设计师叶锦添和时装设计师刘小路等都是主讲人。

和新天地秀场或是Lablehood不同,坐下来听讲座的人未必都那么密切关注时尚,有的只是偶然经过,却临时被影展、时装摄影师或是作家所吸引。看到影展排片表后,一些文青打扮的途人掏出手机拍照留作记录,一边互相讨论,“周日出来看K11(商场)那场吧,看完正好在附近吃晚饭。”

陈漫/图片来源:衡山•和集

从中国各地甚至全球各国来到上海时装周的人潮拉高了上海的酒店房价,而主动或者被动卷入时装周洪流的还有上海的餐饮业。

大众点评上仅三星半的Lyceum Café便是其中之一。它平时得到最多评论是“人少”、“环境好”以及“口味平平”,然而因为离Labelhood会场最近,这家咖啡店这几日人声鼎沸,服务生飞快地穿梭于吧台和各个餐桌之间。当他想起有杯被遗漏许久的拿铁尚未送出吧台后承认,“生意从来没这么好过”。只不过还没等他适应过来,平日的清闲很快就会在Lablehood结束后滚土重来。

而在新天地秀场,正对着入口的咖啡馆——由李宗盛、阿信开的“有练咖啡”同样生意兴隆。“抱歉抱歉,这些天客人太多,我以为你们还没点单。”跑上二楼收拾桌子的服务生说,“平时不会忙成这样”。门外座椅区则成为最佳观景点,你既可以背对“上海时装周”大门来张手握秀票的自拍,也能见到各色打扮出位的时髦人士。

图片来源:CFP
图片来源:CFP

要想从时装周喘口新鲜空气的人群会选择两边小路深入新天地商业区,找间泰国餐厅,或逛逛小店。但要真正逃开上海时装周在主秀场附近投放的广告并不容易,更何况没走几步就会看见时尚订货会Alter showroom和时堂的巨幅海报。

然而并不是每个在秀场内外的人都是局中人,除了得到通行证的记者、手握邀请函的买手、拿到秀票的观众,这个熔炉里还存在许多借此场合渴望成名的人。

上一季以夸张鸟毛造型大赚眼球的红人王丽丽依旧不时出没。她把打印下来的个人微信二维码贴在了手拎包上,遇到前来好奇搭讪的人,她热情地邀请别人扫一扫,加她的微信。王丽丽在新天地秀场多少算个小名人了,无奈的是人们不会对同一个噱头保持太久的兴趣,她人气因而也大不如前。

图片来源:CFP

新天地秀场门外则拢聚了一波波被旅游大巴送来的观光客。打扮各异的票贩子一如既往,他们混迹于人群中,来回向驻足观望的游客推荐,“要票吗?下一场就能进,我还有VIP票”。于是,秀场VIP休息室和头排有时会出现头发斑白的老夫妇。好不容易扛过一番高分贝走秀音乐后,他们立马整理随身包袋,一边冷冷抱怨,“早知道是这样就不进来了”。

当然,在上海市2400万常住人口里,有更多的人完全不关心上海时装周,甚至弄不清楚它的起止时间。这天下午两点多,一辆蓝色大众在新天地秀场外的黄陂南路与湖滨路交叉口停下,刚抬起空车牌,车门外已经候着下一位乘客了,这在工作日很不常见。

“最近新天地在搞活动啊?怎么又是上海时装周?”出租车司机嘟囔着。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