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 ·

谁在买高定时装?除了有钱人还有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

在时装设计界中,手工剪裁、量身定制的衣服通常要价六位数,属于时装界金字塔顶端的生意,客户都是腰缠万贯的大款。然而对于普通民众而言,除了在秀场上看几眼这些高档服装外,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其实对这个行业了解甚少。

高定时装在戏剧界则较为常见。历史悠久、世界闻名的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常年在巴黎歌剧院演出,在这间19世纪的剧院舞台背后,是分工细致的演出服装制作室,每个团队都有各自的职责:有的负责裁缝,有的负责针织,有的负责首饰,有的负责女帽,有的负责刺绣,有的负责染色,还有的负责绘图。

在高定时装工作室里,裁缝师将硬挺的亚麻布实物模型裁剪、缝纫,完善设计图稿,最后才将布料做成成衣,将手工银色花朵、金色镶边装饰其上。芭蕾舞团首席服装设计师Xavier Ronze解释道:“我们的工作包括修补、重做那些旧戏服,有许多观众看不出的细节之处需要完善。”他们自己动手调制颜料,自己给布料染色。

他们熟知传统的戏服裁剪技艺,例如将薄纱进行多层剪裁制成硬挺芭蕾舞短裙,将钢琴弦或吉他弦制成质地轻盈的女式冕状头饰。

这间工作室并不仅仅制作传统戏服,他们也会借助现代科技打造别具一格的服饰。

2014年,Ronze先生在逛时装展览时,发现Alvanon公司出售的人体模型十分特别。这是一家跨国服装贸易公司,专为各大服装品牌提供人体模型,客户有迪赛尔(Diesel)、李维斯(Levi’s)、耐克(Nike)等,他们的模型是根据真人体型进行3D扫描后制作而成。Ronze受到了启发,如果将3D技术运用在舞蹈服装上,会有什么效果呢?

巴黎歌剧院的服装部门平均每几周都要制作100件定制款新戏服。这个过程的复杂之处在于,要为剧团中154位舞蹈演员每一个人进行好几次试装,以确保每套服装不仅好看,还不能影响到舞者的肢体动作。此外,服装部负责人必须坐在观众席中观看排演,这是为了保证戏服的颜色和配饰在舞台灯光下能够呈现出理想的效果。假如效果不尽如人意,那么服装部门就需要进行改良,例如在西服翻领旁边画上阴影,或者粘上一些闪亮的人造钻石。Ronze 先生表示:“只有这样,观众们才能更准确地理解演出想要表现的内容。”

Ronze将自己的构想告诉了当时剧院主管Benjamin Millepied。当来自香港的家族运营公司Alvanon的首席执行官Janice Wang前往巴黎召开年度例会时,Ronze与Millepied邀请她亲临剧院实地考察,看看公司是否能提供符合剧院需求的人体模型。

Wang女士回忆道:“我当时看到了他们正在使用的器材,我心里默默地想,他们这么做是不科学的。”当时,剧院服装部门人员使用的是传统的填充式人体模型,来模拟舞蹈演员的身材。Wang表示,通常情况下,舞者们的胸膛较宽,臀部浑圆饱满,与时装界的标准模特身材截然不同。

Wang女士建议,将剧院舞蹈演员们的身材进行3D扫描,综合分析,构建一个全新的舞者标准人体模型。这项工程耗资不菲,大约需花费25-28万欧元,这是一间国营剧院所无法负担的。Alvanon公司表示愿意免费提供这项服务。

2015年,Alvanon公司团队飞往巴黎,扫描了剧团中100多位成年及儿童舞者的身材,为男性、女性、儿童舞者分别绘制出大、中、小号人体模型。

现在,Alvanon公司制作的人体模型已在巴黎歌剧院投入使用,最新作品是一出18世纪维也纳风格的舞蹈剧,戏服设计由老佛爷卡尔·拉格斐操刀,将于7月15日正式与观众见面。

Ronze先生在评价Alvanon公司人体模型时说道:“它们极大地节省了我们的时间。第一版戏服已然比过去合身得多,我们在后续调整过程中不再那么费时费力。”

许多剧团已开始和Alvanon公司以及巴黎其他高定品牌接洽。

Wang女士表示:“这款产品的市场价值十分喜人。然而我们认为,与剧团合作的意义不仅仅在于赚钱,更是对艺术的一种发扬光大。戏服制作者们的一双巧手是无价的,我们希望这些技巧能继续流传下去,让观众得以享受视觉盛宴。”

翻译:吴越

来源:纽约时报

原标题:At the Paris Opera Ballet, Changing the Shape of Couture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参与评论

  • 新用户872266

    其实我认为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毕竟当时的科学水平,出现这种现在人开起来扯淡的东西也没办法,在西方医学正式发展起来前,中医还是比较相对正常一些的,个人这样认为,我不是学医的,所以各位大师还是正确看待我说的话,毕竟我不专业

    1年前 (2017-05-1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