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纽约城面临重新规划 但时尚业内部却因此吵成一团

纽约的城市改造问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从去年开始,我们相继看到了布鲁克林、曼哈顿,尤其是华埠地区的改造计划。恰好,这几个地方也是纽约时尚产业的核心区,政策的变动和区域规划的重制无疑都在左右纽约时尚产业的未来发展。

这些改造计划最近更快地被提上了日程。先是纽约市政府在第三社区委员会中成立专组,来讨论曼哈顿中心区的唐人街规划方案,后脚纽约市长De Blasio就发布了新政,决定将时尚生产链从曼哈顿搬到布鲁克林。

虽说这些政策和之前的预想并没有太大出入,但消息一出,制衣工人和设计师还是迅速陷入了纠结中,因为这意味着纽约的时尚产业格局将发生一次大洗牌,不是简单的搬家可以概括。

曼哈顿的布料店

曼哈顿的时装业已经有了30年的传承——在那里,有超过400家服装生产商,覆盖曼哈顿中城的数条街区。每一年,纽约时装周都为纽约市带来9亿美元的收入,参与其中的公司大部分都是在曼哈顿安营扎寨。

之所以商户扎根于此,是源于1987年的一项政策带来的结果,当时,该地区就被划分为两个区域,受到特殊的规划法案保护,政府不鼓励将该地区的用地转换为工业、酒店和办公用地,也禁止房地产商强迫服装生产商外迁。因此,曼哈顿的时尚产业逐渐占据了纽约时装产业的半壁江山。

然而据《彭博社》报道,其实在2009年,关于这项政策是否需要延续的异议就出现了,原因是曼哈顿的房价上蹿得太多,同时该区域的就业率近十年来一再下降,使得政府倍感压力。但这样的想法最终被一些草根运动推翻,工会主席、设计师和生产商、品牌方都大多站在政府的对立面,认为该地的就业不济是政府缺乏监管的问题,导致当地50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区违规使用。

事实上,即使当年的法案还存在,曼哈顿也早已存在分区不明显的情况,空间租用市场混乱,房东有恃无恐。2010年开始,该地租金从平均每平方英尺36.1美元上涨到57.34美元,因此,一些时装公司前些年已经有外迁的迹象,其中有的甚至搬去新泽西。

而一些房东也不再按照租约签订合同,而是采用短租的方式要求租客按月支付,导致不少人忐忑不已:“我的未来掌握在别人手里。”曾和Dennis Basso、Elie Saab等设计师工作过的George Kalajian曾说道。

正是看到了这些问题,布鲁克林新时装区的规划随后诞生。纽约经济发展公司和计划委员会当时提出提案,想要把布鲁克林的日落公园规划成拥有稳定租约体系的新园区,也是较曼哈顿更为廉价的替代方案。该园区占地70万平方英尺,单位租金在16美元到25美元之间,除了适合大公司,一些预算有限的小型初创企业也可以入驻。2015年年底开始,布鲁克林就落实了350万美元的投资开始兴建时装和智能可穿戴创新中心。不久后,一些新兴设计师也入驻其中。

布鲁克林日落公园

近一年中,布鲁克林都扮演的是曼哈顿的辅助角色,但随着De Blasio的新政提出,布鲁克林很可能快速取代曼哈顿,纽约时尚产业的利益主体矛盾也被激化。这当然不是一个简单的“搬家麻不麻烦”的问题,除了上万人要集体迁徙,它牵动的更是区域与区域之间的业绩表现。

对于曼哈顿来说,失去时尚产业不仅仅是失去一个历史标签,由于曼哈顿离百老汇等地更近,临上场前来买布改戏服都不是天方夜谭,但一旦这些公司搬走后,往事就真的成了回忆。

区长Gale Brewer对《彭博社》说道,“如果你开始奖励人们搬到布鲁克林,你就是在摧毁一个对纽约来说至关重要的生态。它伤害的将是百老汇的戏服制造商,还有设计社区、辅料和布料商店等。”纽约服装中心供应链协会主席Joe Ferrara也将此次搬迁称作“驱逐”,他和其他计划反对者都认为,这增加了很多工人的上班成本。

但计划的拥护者则翻出了人口普查数据,称超过一半的服装生产工人都住在布鲁克林和皇后区。比如服装公司Blluemade创始人Lilly Lampe和她的丈夫就认为,搬去布鲁克林还方便一点,因为降低了服装的生产成本。

这样的争执近日不断爆发,导致市长的计划被搁置。但是,搬迁的大趋势已经恐怕已经很难出现逆转,发展署希望从今年5月开始,就启动该计划长约7个月的审批流程。

提案一旦落定,我们就将目睹一个全新的纽约了。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