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帽间】说起港女穿衣就是全黑 要穿出范儿也没那么容易

热点陆润盈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7 次浏览 • 2017-07-06 09:00 • 来自相关话题

香港有本《潮语字典》,对港女有此番解释:一般指拜金、自私自利、择偶条件过高等特征的香港女性,也被认为是今天“剩女”的始作俑者。但事实上,撇开择偶这个语境,港女们自身又是事业女强人的代表。还记得以前每晚八点整守在电视机前看的港剧,香港女性的形象是这样的——在生活里,她们潮爆得来又很cool,一身全黑style走天下;在职场上,穿搭既简约又大气,可以把business suit穿得casual又不失优雅。




1975年的法国Vogue 所拍摄的吸烟装 摄影/Helmut Newton


早在20世纪上半叶,西装就成为了妇女在工作场所和外出的传统着装。后来,女式西裤也在1964年由设计师André Courrèges推出,并被逐渐接受为正式的女士商务服装。1966年,Yves Saint Laurent发明的吸烟装(Le Smoking)将男性元素中的黑色礼服套装、领结、毛呢帽子等运用到女性服装里。与此同时,正值香港作为金融中心崛起,也是她们向欧洲大量学习艺术、文化与时尚的时候。或许从那时开始,港女的中性偏好和黑色控的就形成了。




郑秀文




 Twins


不过,港星的穿搭功力不是一日就练成的,期间还历经了“牛鬼蛇神”的时期,不讲究色彩搭配,恨不得将所有元素混搭在一身上。郑秀文的平板身材穿什么都好看,可惜背心配上皮草,再加上金光闪闪的塑料片,就像强装时髦的暴发户。阿娇脖子上那条荧光色的项链和涂鸦打底裤更像非主流的鼻祖。 




胡蓓蔚、胡定欣和胡杏儿的街拍




佘诗曼领衔的“十个港女九个黑”


经过岁月的打磨和无数的试错,如今的香港女星,沿袭了最初的传统,大多走中性干练风或全黑街头风,并学会了less is more,比早期的穿搭要养眼得多。像Rick Owens、Alexander Wang、Alexander McQueen这些以全黑造型主打的品牌更是深受港女的追捧。尽管港女穿衣风格已非一成不变,加入了许多其他的时尚元素,但还是可以简单地总结为——干练、中性、离不开黑色。




时尚博主 Anh




时尚博主 Anh




时尚博主 Anh




时尚博主 Anh




时尚博主 Anh




时尚博主 Shini Park




时尚博主 Shini Park




时尚博主 Shini Park




时尚博主 Shini Park




时尚博主 Shini Park


这些亚裔时尚博主的穿衣风格可谓非常适合亚洲人上手,干练的黑白灰和偏休闲的职业女性造型占据着她们的blog主页。但全黑造型在日常生活来看难免有些死板和沉闷,所以配上纯白的内搭、手袋,亮眼的尖头鞋或一字带高跟鞋,可以让单调的造型变得更加休闲、平易近人甚至活泼。这些可以上班的着装,不一定拘泥于正统的西装西裤,最好搭配带有设计感的细节——花边、鱼尾裙摆、小v领可以增加女性特质;喇叭袖子或裤子、皮带甚至是金属元素让整个造型都chic起来。




时尚博主 Irene Kim




时尚博主 Irene Kim




时尚博主 Irene Kim




时尚博主 Irene Kim




时尚博主 Irene Kim




时尚博主 Irene Kim


更年轻、潮流的港女代表在日常生活中,更喜欢在凸显身材上做文章——短上衣、紧身背心、修饰腿型的阔腿裤或是凸显腿部细长的紧身牛仔裤。总之就是要显腿长!牛仔衣、夹克、皮衣都是酷女孩不可少的单品,更别说这几年流行的choker了。就连口罩也要换上黑的。大耳环和墨镜戴上,再搭配两件蛇纹或者亮片的配饰,感觉马上可以去老兰(香港人对兰桂坊的别称)夜蒲了。




时尚博主 Chaolotte Groenevld




时尚博主 Chaolotte Groenevld




时尚博主 Chaolotte Groenevld




时尚博主 Chaolotte Groenevld




时尚博主 Chaolotte Groenevld


这位定居于伦敦的英伦孕妈就更加会给全黑造型加戏了——彩色的手包、大耳环和露背设计,如果再搭配一件小外套,那么脱下来后的露背装就很适合参加公司的聚会。另外,及踝靴和腰封都十分显瘦,又不会显得突兀。如果不想天天穿裤子上班,西装外套搭配连衣裙也不失为一种偷懒的做法。




港剧《不懂撒娇的女人》


现在的媒体大多把“港女”一词妖魔化了,但在摒弃了一些流于表面的浮华——塑料亮片、假珠宝,蜕变出一两件精致的首饰,并开始执着于简约的剪裁和大气的黑色时,她们出得了厅堂、加得了班、泡得了夜店还能兼顾哺育孩子的穿搭风格,应该被好好地发扬光大了。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查看全部

香港有本《潮语字典》,对港女有此番解释:一般指拜金、自私自利、择偶条件过高等特征的香港女性,也被认为是今天“剩女”的始作俑者。但事实上,撇开择偶这个语境,港女们自身又是事业女强人的代表。还记得以前每晚八点整守在电视机前看的港剧,香港女性的形象是这样的——在生活里,她们潮爆得来又很cool,一身全黑style走天下;在职场上,穿搭既简约又大气,可以把business suit穿得casual又不失优雅。




1975年的法国Vogue 所拍摄的吸烟装 摄影/Helmut Newton


早在20世纪上半叶,西装就成为了妇女在工作场所和外出的传统着装。后来,女式西裤也在1964年由设计师André Courrèges推出,并被逐渐接受为正式的女士商务服装。1966年,Yves Saint Laurent发明的吸烟装(Le Smoking)将男性元素中的黑色礼服套装、领结、毛呢帽子等运用到女性服装里。与此同时,正值香港作为金融中心崛起,也是她们向欧洲大量学习艺术、文化与时尚的时候。或许从那时开始,港女的中性偏好和黑色控的就形成了。




郑秀文




 Twins


不过,港星的穿搭功力不是一日就练成的,期间还历经了“牛鬼蛇神”的时期,不讲究色彩搭配,恨不得将所有元素混搭在一身上。郑秀文的平板身材穿什么都好看,可惜背心配上皮草,再加上金光闪闪的塑料片,就像强装时髦的暴发户。阿娇脖子上那条荧光色的项链和涂鸦打底裤更像非主流的鼻祖。 




胡蓓蔚、胡定欣和胡杏儿的街拍




佘诗曼领衔的“十个港女九个黑”


经过岁月的打磨和无数的试错,如今的香港女星,沿袭了最初的传统,大多走中性干练风或全黑街头风,并学会了less is more,比早期的穿搭要养眼得多。像Rick Owens、Alexander Wang、Alexander McQueen这些以全黑造型主打的品牌更是深受港女的追捧。尽管港女穿衣风格已非一成不变,加入了许多其他的时尚元素,但还是可以简单地总结为——干练、中性、离不开黑色。




时尚博主 Anh




时尚博主 Anh




时尚博主 Anh




时尚博主 Anh




时尚博主 Anh




时尚博主 Shini Park




时尚博主 Shini Park




时尚博主 Shini Park




时尚博主 Shini Park




时尚博主 Shini Park


这些亚裔时尚博主的穿衣风格可谓非常适合亚洲人上手,干练的黑白灰和偏休闲的职业女性造型占据着她们的blog主页。但全黑造型在日常生活来看难免有些死板和沉闷,所以配上纯白的内搭、手袋,亮眼的尖头鞋或一字带高跟鞋,可以让单调的造型变得更加休闲、平易近人甚至活泼。这些可以上班的着装,不一定拘泥于正统的西装西裤,最好搭配带有设计感的细节——花边、鱼尾裙摆、小v领可以增加女性特质;喇叭袖子或裤子、皮带甚至是金属元素让整个造型都chic起来。




时尚博主 Irene Kim




时尚博主 Irene Kim




时尚博主 Irene Kim




时尚博主 Irene Kim




时尚博主 Irene Kim




时尚博主 Irene Kim


更年轻、潮流的港女代表在日常生活中,更喜欢在凸显身材上做文章——短上衣、紧身背心、修饰腿型的阔腿裤或是凸显腿部细长的紧身牛仔裤。总之就是要显腿长!牛仔衣、夹克、皮衣都是酷女孩不可少的单品,更别说这几年流行的choker了。就连口罩也要换上黑的。大耳环和墨镜戴上,再搭配两件蛇纹或者亮片的配饰,感觉马上可以去老兰(香港人对兰桂坊的别称)夜蒲了。




时尚博主 Chaolotte Groenevld




时尚博主 Chaolotte Groenevld




时尚博主 Chaolotte Groenevld




时尚博主 Chaolotte Groenevld




时尚博主 Chaolotte Groenevld


这位定居于伦敦的英伦孕妈就更加会给全黑造型加戏了——彩色的手包、大耳环和露背设计,如果再搭配一件小外套,那么脱下来后的露背装就很适合参加公司的聚会。另外,及踝靴和腰封都十分显瘦,又不会显得突兀。如果不想天天穿裤子上班,西装外套搭配连衣裙也不失为一种偷懒的做法。




港剧《不懂撒娇的女人》


现在的媒体大多把“港女”一词妖魔化了,但在摒弃了一些流于表面的浮华——塑料亮片、假珠宝,蜕变出一两件精致的首饰,并开始执着于简约的剪裁和大气的黑色时,她们出得了厅堂、加得了班、泡得了夜店还能兼顾哺育孩子的穿搭风格,应该被好好地发扬光大了。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是日美好事物】MARNI 2017早秋系列鞋款 还有XU ZHI的2018度假系列

热点杨波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7 次浏览 • 2017-07-06 09:18 • 来自相关话题

[h2]MARNI2017早秋系列鞋款[/h2]

通常,我们对高跟鞋的感情会从最初的怦然心动和后来的万箭穿心,又美又毒的高跟鞋显然不适合日久生情。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为健康考虑而慎重选择高跟鞋时,设计师就要寻找细高跟的替代设计,MARNI的早秋系列鞋款即做了此类尝试。本系列几乎将利落的细高跟全换成了稳固的方跟和逗趣的异形跟,方形跟整体采用亮眼的拼色设计,而异形跟本身已经足够精彩,简约的鞋面刚好可以互相协调。总的来说,MARNI的早秋系列鞋款作为全身搭配的重点也未尝不可。如果对于方形跟和异形跟仍有畏惧,那你还可以看看本季的平底鞋和拖鞋,美貌不输同类其他品牌的类似款,倘若你面对它还能挪动脚,那可能是因为钱包释放的阻力太强。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XU ZHI 2018年度假系列[/h2]

XU ZHI 品牌于2014年创立,是毕业于伦敦中央艺术设计学院的设计师陈序之(Xuzhi Chen)的个人品牌,目前发布的成衣已经有两季,虽然没有标榜鲜明个性,却是优美得体,十分耐看。XU ZHI的2018年度假系列最出众的是一款紫红色编织连衣裙,它是设计师为了中国春节节庆而特别创作的,连衣裙的拼接设计和编织面料则是品牌本季最重要的两项尝试。总体来说,本季服装最重要的第一印象应该是适宜的颜色配合柔软的雪纺等面料所营造的轻盈感,慵懒却不拖沓,是度假风的最好诠释。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星巴克与Ban.do 再度合作推出联名新品[/h2]

今年5月,星巴克联名 Ban.do 推出第一款限量版联名系列,被画上了花朵图案的马克杯、帆布袋等单品一出场就俘获了大票粉丝。遗憾的是很多人只在社交网站上见过,并没有抢到实物,不过别放弃,因为第二波联名系列已经在路上了。Starbucks与Ban.do的第二波联名系列包含保温旅行杯、马克杯、笔记本、餐包、笔袋以及钥匙包等七种单品,每一种都具有浓浓的夏日清凉感,因为设计师们特地在设计加入了夏季常见的海滩条纹元素,还有一些简约又活泼的图案,配色也是软萌可爱。全新系列即将面向亚太地区发售,但是抢购压力似乎没有降低。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查看全部

[h2]MARNI2017早秋系列鞋款[/h2]

通常,我们对高跟鞋的感情会从最初的怦然心动和后来的万箭穿心,又美又毒的高跟鞋显然不适合日久生情。当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为健康考虑而慎重选择高跟鞋时,设计师就要寻找细高跟的替代设计,MARNI的早秋系列鞋款即做了此类尝试。本系列几乎将利落的细高跟全换成了稳固的方跟和逗趣的异形跟,方形跟整体采用亮眼的拼色设计,而异形跟本身已经足够精彩,简约的鞋面刚好可以互相协调。总的来说,MARNI的早秋系列鞋款作为全身搭配的重点也未尝不可。如果对于方形跟和异形跟仍有畏惧,那你还可以看看本季的平底鞋和拖鞋,美貌不输同类其他品牌的类似款,倘若你面对它还能挪动脚,那可能是因为钱包释放的阻力太强。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XU ZHI 2018年度假系列[/h2]

XU ZHI 品牌于2014年创立,是毕业于伦敦中央艺术设计学院的设计师陈序之(Xuzhi Chen)的个人品牌,目前发布的成衣已经有两季,虽然没有标榜鲜明个性,却是优美得体,十分耐看。XU ZHI的2018年度假系列最出众的是一款紫红色编织连衣裙,它是设计师为了中国春节节庆而特别创作的,连衣裙的拼接设计和编织面料则是品牌本季最重要的两项尝试。总体来说,本季服装最重要的第一印象应该是适宜的颜色配合柔软的雪纺等面料所营造的轻盈感,慵懒却不拖沓,是度假风的最好诠释。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星巴克与Ban.do 再度合作推出联名新品[/h2]

今年5月,星巴克联名 Ban.do 推出第一款限量版联名系列,被画上了花朵图案的马克杯、帆布袋等单品一出场就俘获了大票粉丝。遗憾的是很多人只在社交网站上见过,并没有抢到实物,不过别放弃,因为第二波联名系列已经在路上了。Starbucks与Ban.do的第二波联名系列包含保温旅行杯、马克杯、笔记本、餐包、笔袋以及钥匙包等七种单品,每一种都具有浓浓的夏日清凉感,因为设计师们特地在设计加入了夏季常见的海滩条纹元素,还有一些简约又活泼的图案,配色也是软萌可爱。全新系列即将面向亚太地区发售,但是抢购压力似乎没有降低。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500元一副半小时立等可取 买眼镜这件事为什么也快时尚化了?

热点周卓然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7 次浏览 • 2017-07-07 07:00 • 来自相关话题

2年前做了近视手术的张迪发现,当他决定一劳永逸地扔掉眼镜时,这个市场偏偏走到了转折点。


商场里的眼镜品牌忽然变得快和衣服、鞋子一样多。在三里屯南区负一层,木九十、aojo和EGG三家眼镜店之间的距离并没有相隔太远,它们出售的都是自有品牌,设计时尚,价格也亲民,几百元就能买到一副包括镜片的眼镜。


这些门店的装潢各有特色,开放的货架让你并不用背负着被导购嘀咕的心理压力,可以随意试玩。


以前,生活在北京的张迪习惯在两个地方配眼镜,一个是家门口的宝岛眼镜店,优点是服务好且有售后保证,二是在潘家园这样的批发城,选择多、价格也低。


可惜它们都有着难以忽视的缺陷。在品牌店,一副普通眼镜要卖到两千多元,样式却毫无新意,而潘家园则和10年前的中关村一样,自带一种乡镇市集的繁荣感,拉客的总能一步就跨到刚打开门的出租车面前,无从谈及体验。


张迪感觉,这样两难的境况持续了二十多年,“从小到大都没有变过。” 因此,如今已经不再戴眼镜的他很难相信,购买眼镜竟然有一天成为了还不错的逛街选择。尤其每当身边的朋友提出想买眼镜凹造型时,他都会产生点微妙的情绪,“怎么说呢,我花了快1万把近视治好,手术前还担惊受怕,就是为了不戴眼镜,怎么现在大家都跑去买眼镜了呢?”




木九十




木九十


[h2]为什么是2010年[/h2]

从辅助视力的工具变成时尚单品,眼镜这些年也经历了功能的转变。


在侨福芳草地开有门店的品牌INMIX音米每两周上新一次,而aojo则将眼镜按照风格分类,有四大系列包括经典系列,氢气系列,以及潮流和功能镜系列等,价格都在399-799元之间。


时尚又低价的模式让人想起了Zara和H&M,许多人将眼镜行业的革新形象地称为“快时尚化”。然而,“快时尚”并不只是一种品牌类型的标签。正如服装业快时尚诞生之初,传统产业经历了产业链重塑的浩大工程,眼镜行业也是如此。


和约好似的,中国的新兴眼镜品牌大都诞生于2010年前后。那一年,创始人陈峰成立了时尚潮流眼镜品牌木九十,准备把眼镜卖给不戴眼镜的人。而在北京,李明也为INMIX音米开出了网店......


电商的高速发展带来了更平等、成本也更低的创业机会,虽然我们常说海外时尚对中国具有领头作用,但在对眼镜潮流的反应上,中国并没有落后太多。美国眼镜品牌Warby Parker也曾经是个成功的故事——从垂直电商过渡到实体门店,用的也是时尚加平价的模式,目前它每平方英尺的销售额达到3000美元,仅次于Apple和Tiffany,这间公司的创立时间也是2010年。


快时尚的确给眼镜行业带去了灵感。2010年的中国,Zara已经耕耘了4年,H&M为3年,GAP也于当年也进入了中国,这是一个快时尚高速发展的时期,它们在被百货公司和超市垄断的消费市场打开了新的天地,在商场占据了最核心的位置,人们追求起了有大牌的设计感却价格亲民的品牌。


消费者的转变有三个特点,他们日渐重视整体造型的搭配、对品牌有了自己的判断力、以及产生了身份以外的价值诉求。奢侈品大牌以外的品牌有了机会,在木九十和INMIX音米都购买过眼镜和墨镜的焉竹君也曾是奢侈品大牌的消费者,只是她没那么忠诚。“有人买LV,也有人买优衣库,买大牌的始终是市场极小的部分。”IDG投资经理王鑫解释道。


而作为这一切的支撑力量,商业地产也在2009年发生迭代,木九十品牌事业部总经理汪宏伟表示,“从街边店到2000年现代渠道的发展,到2004年百货大面积的扩张,2010年购物中心的出现,都证明了消费者对于可体验式的消费的追求越来越强烈。”


眼镜行业因而产生了匹配优质渠道和新型消费者的需求。




INMIX音米




INMIX音米


[h2]改变产业链的艰难[/h2]

但即使天时地利,新模式还是一度不被看好。根本原因在于,7年前的眼镜行业依然十分传统,多被几家大公司垄断,想要加快整条产业链的速度,就必须绕过传统厂商的供货渠道和分销网络,由品牌直接面向消费者。


曾在蔡司等镜片公司工作过的陈亦清,在刚工作时对公司的利润报表大吃一惊,原来生产商并不像他想象中那样拥有极高的利润,“利润空间更多集中在终端零售门店中,所以它们能打四折五折,但现在市场的竞争太过激烈,亮视点等眼镜店也都开始减少国际大品牌的销售,转而出售自有品牌和贴标产品,这比卖别人的品牌来钱多。”


通过简化流通避免分销商层层加价,从而就能把利润揽在自己手里,但对于一个根基不稳的新品牌来说,研发、供应链、门店服务一把抓,并不容易。


在中国,深圳、厦门、江浙等地都是眼镜的主产区,镜片则多在江苏丹阳生产。李明至今记得,当时去谈工厂的艰难。


一开始,他靠的是“面子”,由于妻子家从1982年就开始做眼镜,李明夫妇在行业里有一些积累,“但这只是一张入场券,后期还是需要源源不断地去寻找,10家都不理我,那就50家、100家。”


工厂担心的是起订量太低和工期太短。眼镜生产想要提高毛利,起订量是最重要的,这和服装不同,工厂通常先花好几万打出一个眼镜模具,之后做100副和做1000副差别不大。可李明要降低起订量,还要把原本4-6个月的生产周期缩成4-6周,这对制造商来说是个挑战。


王鑫说,功能镜的生意势必要降低毛利来进行产业优化,这样就不如做一个品类延展性更强的时尚品牌,同时出售眼镜、墨镜等等,频次可以提高、周期也更短。陈亦清验证,这就是新兴眼镜店里的墨镜比例不低的原因,墨镜的利润大大高于功能眼镜。


在有理有据地向厂商解释消费市场的走向后,李明最后说服的多是边缘性的玩家,它们规模不大不小,反而更有创新和改变的动力。


“这样的工厂还是非常非常少的,但随着名气做出来后,也有一些工厂会主动找过来,整个社会都在适应新的规则,他们也看到了,如果不转型就会挂掉。”李明说,虽然他已经提前对供应链的挑战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还是觉得这个商业模式太累人了。


而供应链只是整合产业链的一部分,之后还有渠道的拓展。和定位时尚配饰的木九十不同,陈峰2013年成立了另外一个主打功能眼镜的品牌aojo,以分享木九十奠定好的基础,总公司开始以光合作用集团之名经营。


aojo和木九十共用同一个渠道团队,但在和购物中心谈判时还是陷入过僵持。“新品牌对渠道的评估要非常严格,大小、位置都费了很多口舌。”aojo市场总监Simon表示,本土品牌想要获得好渠道是要付出更多,“国际品牌的姿态还是比较高一点,当购物中心做活动的时候,我们的配合度就很高。而且短短几年中,aojo迭代了4次店铺形象,你已经拿出了最好的东西。”




aojo门店




aojo产品


[h2]所有的公司都会变成一个设计集团[/h2]

新兴品牌们都在门店上投入了极高的心血。比如木九十用鹿角装饰门店、为每个店员搭配匠人风的围裙,强调在小空间里做出个性,这种木质风格和日式的清新寡欲不同,它要潮流、调皮、有趣,而这是设计能力渗透进品牌终端环节的表现。


在那之前,公司的更多精力投入在了产品研发上,这套系统要围绕品牌的形象定位进行。


木九十的最初品牌形象和木头有关,木头材质的镜架是其经典产品。木九十的含义为:“木”因早期产品源于竹木;“九”为“持久品质”,“十”为“完美造型”在创立之初,流行趋势正在讲匠心和手工,木九十想抓住这个风潮。


“关注板材、花纹等流行趋势变成了眼镜行业的必备能力,每年,公司都会密切跟踪世界时装周、趋势展、和各种时尚流行的报告。”汪宏伟说。为了寻找到更为匹配的人才队伍,2013年,陈峰将公司迁到了年轻人更聚集、创业氛围浓厚的深圳。


近年来,快时尚的质量也饱受诟病,眼镜行业不希望模式的缺陷反弹在自己身上,李明打了一个比喻,说眼镜有点像鞋子这个品类,外要好看、内要保护和改善眼镜,好不好一试就会知道。


aojo在发展中逐渐从快时尚的概念中脱身,将定为称作“生活眼镜品牌”,可见功能和时尚之间的平衡并不那么好掌握。如今, aojo每个月生产10到30个SKU不等,担任市场总监的Simon本身是设计师出身,他坦言过去,设计能力是行业中不被重视,但现在,除了要像服装、包袋一样开发适合不同场景的新品,还要研发各种有技术含量的核心产品,比如更轻便的氢气系列,营销也随之细化到为消费者给出一些应用场景和职业建议,比如适合日常生活场景等等。


INMIX音米则有一个30人的设计师团队,包含平面、空间和产品设计等分支,“我太太是总设计师,品牌整体的设计都是公司自己在做。”在被问到供应链是否是新品牌们的核心竞争力时,李明却答,是“审美能力”。


他去日本考察,研究日本传统文化和现代的融合,回国后决定把这个概念用在INMIX音米身上。今年,他准备尝试让新疆文化、贵州苗绣等传统民义和现代时尚结合,开发出和中国消费者更有情感纽带的新品。


本土化是一个大趋势。在韩国眼镜品牌Gentle Monster进入美国市场时,人们就发现了其中的一个秘诀,即在过去欧美眼镜统治市场之时,亚洲人很少能买到真正适合自己脸型的产品。奢侈品的设计师多为做时装出身,他们绘制的图纸去到工厂后经过改良,做出来的眼镜也不一定戴起来舒适。


因此对于本土品牌来说,针对东亚人设计非常关键,这使得产品设计其实有两个维度——外观和工艺,后者包括光学和人体工学。但光学领域的门槛较高,市面上新品牌的生产多集中在镜架上,几乎不会去触碰镜片生产,而多采用合作的模式。


“眼镜之所以是中国零售业的活化石,街头的店铺不断关掉开张,但1990年代的眼镜店到今天还在,原因之一就是消费者的切换成本较高,因为验光和配镜有点像一个医疗过程。”李明说。


升级设计和审美的终结目标就是为了打破这种冷冰冰的体验,从而增加到店率和复购率。而在验光和配镜上,新品牌们也营造出了更轻松的氛围:门店中通常有一个透明开放的区域,摆着一台验光机,顾客们在30分钟内就能完成验光、打磨、取镜,这种现场加工带来了个性化的定制感。


“未来的公司,都会成为设计集团。”茑屋书店创始人增田宗昭在新书《知的资本论》中这样说道,“设计力就是一种’提案力’,提案力,即是把顾客提供的构想变成现实的能力。” 这些能力最终都会反馈在电商和门店中,那些不具备企划能力和设计师资源的企业终会沉入历史的河口。




INMIX音米




INMIX音米


[h2]重归重资产模式[/h2]

截止2017年7月,木九十在全国拥有645家门店, aojo有344家,并进入到了100多个城市的许多社区型购物中心中,以促进家庭型顾客的消费。2016年,李明将第一家开在芳草地的门店称为“诺曼底登陆”,之后他想要更多。


这些年,它们经历了从单一模式到电商、实体门店全渠道的扩张,资产也变得越来越重。不过随着大家对消费升级的理解加深,对这个模式的质疑声在变少,线下门店的试戴和验光对于眼镜必不可少,再配合上天猫、京东等电商的活动折扣,是人们稀松平常的消费习惯。


“未来,我们会做更多链接用户和导购的系统,让人们知道离他最近的门店,还可以预约验光的时间,提高购物的效率。”Simon说。


就连潘家园的集市也受到了技术升级的影响,在嘈杂的批发城中引入了电子视力体验设备,小商户们也更重视店铺的陈列,他们知道,这里虽然曾因卖古董闻名,但要真的变成老古董,一定会被时代淘汰。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查看全部

2年前做了近视手术的张迪发现,当他决定一劳永逸地扔掉眼镜时,这个市场偏偏走到了转折点。


商场里的眼镜品牌忽然变得快和衣服、鞋子一样多。在三里屯南区负一层,木九十、aojo和EGG三家眼镜店之间的距离并没有相隔太远,它们出售的都是自有品牌,设计时尚,价格也亲民,几百元就能买到一副包括镜片的眼镜。


这些门店的装潢各有特色,开放的货架让你并不用背负着被导购嘀咕的心理压力,可以随意试玩。


以前,生活在北京的张迪习惯在两个地方配眼镜,一个是家门口的宝岛眼镜店,优点是服务好且有售后保证,二是在潘家园这样的批发城,选择多、价格也低。


可惜它们都有着难以忽视的缺陷。在品牌店,一副普通眼镜要卖到两千多元,样式却毫无新意,而潘家园则和10年前的中关村一样,自带一种乡镇市集的繁荣感,拉客的总能一步就跨到刚打开门的出租车面前,无从谈及体验。


张迪感觉,这样两难的境况持续了二十多年,“从小到大都没有变过。” 因此,如今已经不再戴眼镜的他很难相信,购买眼镜竟然有一天成为了还不错的逛街选择。尤其每当身边的朋友提出想买眼镜凹造型时,他都会产生点微妙的情绪,“怎么说呢,我花了快1万把近视治好,手术前还担惊受怕,就是为了不戴眼镜,怎么现在大家都跑去买眼镜了呢?”




木九十




木九十


[h2]为什么是2010年[/h2]

从辅助视力的工具变成时尚单品,眼镜这些年也经历了功能的转变。


在侨福芳草地开有门店的品牌INMIX音米每两周上新一次,而aojo则将眼镜按照风格分类,有四大系列包括经典系列,氢气系列,以及潮流和功能镜系列等,价格都在399-799元之间。


时尚又低价的模式让人想起了Zara和H&M,许多人将眼镜行业的革新形象地称为“快时尚化”。然而,“快时尚”并不只是一种品牌类型的标签。正如服装业快时尚诞生之初,传统产业经历了产业链重塑的浩大工程,眼镜行业也是如此。


和约好似的,中国的新兴眼镜品牌大都诞生于2010年前后。那一年,创始人陈峰成立了时尚潮流眼镜品牌木九十,准备把眼镜卖给不戴眼镜的人。而在北京,李明也为INMIX音米开出了网店......


电商的高速发展带来了更平等、成本也更低的创业机会,虽然我们常说海外时尚对中国具有领头作用,但在对眼镜潮流的反应上,中国并没有落后太多。美国眼镜品牌Warby Parker也曾经是个成功的故事——从垂直电商过渡到实体门店,用的也是时尚加平价的模式,目前它每平方英尺的销售额达到3000美元,仅次于Apple和Tiffany,这间公司的创立时间也是2010年。


快时尚的确给眼镜行业带去了灵感。2010年的中国,Zara已经耕耘了4年,H&M为3年,GAP也于当年也进入了中国,这是一个快时尚高速发展的时期,它们在被百货公司和超市垄断的消费市场打开了新的天地,在商场占据了最核心的位置,人们追求起了有大牌的设计感却价格亲民的品牌。


消费者的转变有三个特点,他们日渐重视整体造型的搭配、对品牌有了自己的判断力、以及产生了身份以外的价值诉求。奢侈品大牌以外的品牌有了机会,在木九十和INMIX音米都购买过眼镜和墨镜的焉竹君也曾是奢侈品大牌的消费者,只是她没那么忠诚。“有人买LV,也有人买优衣库,买大牌的始终是市场极小的部分。”IDG投资经理王鑫解释道。


而作为这一切的支撑力量,商业地产也在2009年发生迭代,木九十品牌事业部总经理汪宏伟表示,“从街边店到2000年现代渠道的发展,到2004年百货大面积的扩张,2010年购物中心的出现,都证明了消费者对于可体验式的消费的追求越来越强烈。”


眼镜行业因而产生了匹配优质渠道和新型消费者的需求。




INMIX音米




INMIX音米


[h2]改变产业链的艰难[/h2]

但即使天时地利,新模式还是一度不被看好。根本原因在于,7年前的眼镜行业依然十分传统,多被几家大公司垄断,想要加快整条产业链的速度,就必须绕过传统厂商的供货渠道和分销网络,由品牌直接面向消费者。


曾在蔡司等镜片公司工作过的陈亦清,在刚工作时对公司的利润报表大吃一惊,原来生产商并不像他想象中那样拥有极高的利润,“利润空间更多集中在终端零售门店中,所以它们能打四折五折,但现在市场的竞争太过激烈,亮视点等眼镜店也都开始减少国际大品牌的销售,转而出售自有品牌和贴标产品,这比卖别人的品牌来钱多。”


通过简化流通避免分销商层层加价,从而就能把利润揽在自己手里,但对于一个根基不稳的新品牌来说,研发、供应链、门店服务一把抓,并不容易。


在中国,深圳、厦门、江浙等地都是眼镜的主产区,镜片则多在江苏丹阳生产。李明至今记得,当时去谈工厂的艰难。


一开始,他靠的是“面子”,由于妻子家从1982年就开始做眼镜,李明夫妇在行业里有一些积累,“但这只是一张入场券,后期还是需要源源不断地去寻找,10家都不理我,那就50家、100家。”


工厂担心的是起订量太低和工期太短。眼镜生产想要提高毛利,起订量是最重要的,这和服装不同,工厂通常先花好几万打出一个眼镜模具,之后做100副和做1000副差别不大。可李明要降低起订量,还要把原本4-6个月的生产周期缩成4-6周,这对制造商来说是个挑战。


王鑫说,功能镜的生意势必要降低毛利来进行产业优化,这样就不如做一个品类延展性更强的时尚品牌,同时出售眼镜、墨镜等等,频次可以提高、周期也更短。陈亦清验证,这就是新兴眼镜店里的墨镜比例不低的原因,墨镜的利润大大高于功能眼镜。


在有理有据地向厂商解释消费市场的走向后,李明最后说服的多是边缘性的玩家,它们规模不大不小,反而更有创新和改变的动力。


“这样的工厂还是非常非常少的,但随着名气做出来后,也有一些工厂会主动找过来,整个社会都在适应新的规则,他们也看到了,如果不转型就会挂掉。”李明说,虽然他已经提前对供应链的挑战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但还是觉得这个商业模式太累人了。


而供应链只是整合产业链的一部分,之后还有渠道的拓展。和定位时尚配饰的木九十不同,陈峰2013年成立了另外一个主打功能眼镜的品牌aojo,以分享木九十奠定好的基础,总公司开始以光合作用集团之名经营。


aojo和木九十共用同一个渠道团队,但在和购物中心谈判时还是陷入过僵持。“新品牌对渠道的评估要非常严格,大小、位置都费了很多口舌。”aojo市场总监Simon表示,本土品牌想要获得好渠道是要付出更多,“国际品牌的姿态还是比较高一点,当购物中心做活动的时候,我们的配合度就很高。而且短短几年中,aojo迭代了4次店铺形象,你已经拿出了最好的东西。”




aojo门店




aojo产品


[h2]所有的公司都会变成一个设计集团[/h2]

新兴品牌们都在门店上投入了极高的心血。比如木九十用鹿角装饰门店、为每个店员搭配匠人风的围裙,强调在小空间里做出个性,这种木质风格和日式的清新寡欲不同,它要潮流、调皮、有趣,而这是设计能力渗透进品牌终端环节的表现。


在那之前,公司的更多精力投入在了产品研发上,这套系统要围绕品牌的形象定位进行。


木九十的最初品牌形象和木头有关,木头材质的镜架是其经典产品。木九十的含义为:“木”因早期产品源于竹木;“九”为“持久品质”,“十”为“完美造型”在创立之初,流行趋势正在讲匠心和手工,木九十想抓住这个风潮。


“关注板材、花纹等流行趋势变成了眼镜行业的必备能力,每年,公司都会密切跟踪世界时装周、趋势展、和各种时尚流行的报告。”汪宏伟说。为了寻找到更为匹配的人才队伍,2013年,陈峰将公司迁到了年轻人更聚集、创业氛围浓厚的深圳。


近年来,快时尚的质量也饱受诟病,眼镜行业不希望模式的缺陷反弹在自己身上,李明打了一个比喻,说眼镜有点像鞋子这个品类,外要好看、内要保护和改善眼镜,好不好一试就会知道。


aojo在发展中逐渐从快时尚的概念中脱身,将定为称作“生活眼镜品牌”,可见功能和时尚之间的平衡并不那么好掌握。如今, aojo每个月生产10到30个SKU不等,担任市场总监的Simon本身是设计师出身,他坦言过去,设计能力是行业中不被重视,但现在,除了要像服装、包袋一样开发适合不同场景的新品,还要研发各种有技术含量的核心产品,比如更轻便的氢气系列,营销也随之细化到为消费者给出一些应用场景和职业建议,比如适合日常生活场景等等。


INMIX音米则有一个30人的设计师团队,包含平面、空间和产品设计等分支,“我太太是总设计师,品牌整体的设计都是公司自己在做。”在被问到供应链是否是新品牌们的核心竞争力时,李明却答,是“审美能力”。


他去日本考察,研究日本传统文化和现代的融合,回国后决定把这个概念用在INMIX音米身上。今年,他准备尝试让新疆文化、贵州苗绣等传统民义和现代时尚结合,开发出和中国消费者更有情感纽带的新品。


本土化是一个大趋势。在韩国眼镜品牌Gentle Monster进入美国市场时,人们就发现了其中的一个秘诀,即在过去欧美眼镜统治市场之时,亚洲人很少能买到真正适合自己脸型的产品。奢侈品的设计师多为做时装出身,他们绘制的图纸去到工厂后经过改良,做出来的眼镜也不一定戴起来舒适。


因此对于本土品牌来说,针对东亚人设计非常关键,这使得产品设计其实有两个维度——外观和工艺,后者包括光学和人体工学。但光学领域的门槛较高,市面上新品牌的生产多集中在镜架上,几乎不会去触碰镜片生产,而多采用合作的模式。


“眼镜之所以是中国零售业的活化石,街头的店铺不断关掉开张,但1990年代的眼镜店到今天还在,原因之一就是消费者的切换成本较高,因为验光和配镜有点像一个医疗过程。”李明说。


升级设计和审美的终结目标就是为了打破这种冷冰冰的体验,从而增加到店率和复购率。而在验光和配镜上,新品牌们也营造出了更轻松的氛围:门店中通常有一个透明开放的区域,摆着一台验光机,顾客们在30分钟内就能完成验光、打磨、取镜,这种现场加工带来了个性化的定制感。


“未来的公司,都会成为设计集团。”茑屋书店创始人增田宗昭在新书《知的资本论》中这样说道,“设计力就是一种’提案力’,提案力,即是把顾客提供的构想变成现实的能力。” 这些能力最终都会反馈在电商和门店中,那些不具备企划能力和设计师资源的企业终会沉入历史的河口。




INMIX音米




INMIX音米


[h2]重归重资产模式[/h2]

截止2017年7月,木九十在全国拥有645家门店, aojo有344家,并进入到了100多个城市的许多社区型购物中心中,以促进家庭型顾客的消费。2016年,李明将第一家开在芳草地的门店称为“诺曼底登陆”,之后他想要更多。


这些年,它们经历了从单一模式到电商、实体门店全渠道的扩张,资产也变得越来越重。不过随着大家对消费升级的理解加深,对这个模式的质疑声在变少,线下门店的试戴和验光对于眼镜必不可少,再配合上天猫、京东等电商的活动折扣,是人们稀松平常的消费习惯。


“未来,我们会做更多链接用户和导购的系统,让人们知道离他最近的门店,还可以预约验光的时间,提高购物的效率。”Simon说。


就连潘家园的集市也受到了技术升级的影响,在嘈杂的批发城中引入了电子视力体验设备,小商户们也更重视店铺的陈列,他们知道,这里虽然曾因卖古董闻名,但要真的变成老古董,一定会被时代淘汰。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无印良品在东京包下一整幢楼 要开酒店和世界最大店

热点楼婍沁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8 次浏览 • 2017-07-07 09:00 • 来自相关话题

虽然无印良品在中国深圳和北京的两家酒店尚未开业,但这个日本品牌已经“急匆匆”地开始在全球展开了酒店业态的布局。根据无印良品在其Istagram主页公布的消息,其旗下第三家酒店将于2019年春天在东京银座最热门的购物区新宿附近开业。


与在深圳开办酒店是通过与深圳深业集团合作一样,日本银座的这家MUJI Hotel也需要借力本土地产商与运营商——日本《读卖新闻》东京总部以及《财富》杂志评出的世界500强公司之一日本三井不动产在这个项目中会承担地产开发的任务;日本本土大型商场及住宅设计和运营公司UDS将负责整个建筑的设计以及MUJI Hotel的后续运营;而无印良品除了提供MUJI的商标及名称使用权,还会在室内设计中给出建议,并充分在酒店内使用自己的商品作为装饰。


按照目前的规划,这家MUJI Hotel所在的建筑将会有13层空间,其中地下有3层,地上有10层,共占地14219平方米。地下楼层被定为办公空间和储藏空间。地上的第7至第10层将被用作酒店。而剩下的1-6层将全部用作零售空间。这里将开出迄今为止世界最大的无印良品旗舰店。




图片来源:MUJI


这样的安排不由让人想到无印良品母公司良品计划总裁兼执行董事松崎晓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所说的,无印良品所有的新业态尝试,“都与门店有关”,是为了更好地展示和销售商品。酒店的布置都用产品是一方面,在同一幢楼里开出如此大规模的零售空间更能看出其在这方面的野心。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无印良品最近在世界各地都传出了要开大店的消息。此前我们曾报道过,在这个夏末,无印良品位于纽约布鲁克林的三层楼门店将开业。而除了银座这家要与酒店一起开业的世界最大店,7月21日,无印良品还将在新加坡再开一家旗舰店。该店将成为东南亚地区的首家无印良品旗舰店,除了零售,还会引入餐饮等新业态。


这与无印良品在日本境内推行的并小店、开大店的策略一致。根据《日经新闻》的报道,无印良品在2020年前,会通过新开门店以及合并小型老店的方式,实现在日本境内拥有100家“旗舰店”规模门店的目标。


类似的门店策略一方面是为了节省下维持小店运营所要花费的成本,尽可能提高每家开业门店的营收效率。另一面,一家大店往往也能支持更多的业态,能展示更多的商品。这意味着从形象展示、产品陈列到功能区的布置上,一家大店都对顾客产生更大的吸引力,可以刺激销量,甚至提高产品溢价。这对于增长表现不甚理想的海外市场尤其重要。




深圳MUJI Hotel效果图,看的出来,整个内部空间将全部使用MUJI 产品,并延续冷淡、克制的风格。图片来源:MUJI


然而,此次无印良品在日本东京银座的开店计划背后可能更有深意。要知道,2020年时,东京将会举办奥运会。届时,世界各地的游客都会聚集在东京这座城市。而无印良品选择在这座城市中最热门的地段开一家酒店,并配以足以成为地标式景点的世界最大旗舰店,完全可以想见自己会收获多少的关注和人气。这样的布局无疑对于无印良品短期内的销量,又或是在世界范围内的品牌影响力都会有很大的帮助。


这可能也是为什么还没等到MUJI Hotel在中国深圳与北京展开运营,无印良品就着急地要在东京开启新店建设。以往无印良品对于新业态的开发及拓展都一直保持着更为谨慎的态度。就像不久前上海开出全球首家MUJI Diner时,无印良品中国区总经理山本直幸曾告诉界面记者的一样,MUJI Diner是否开分店需要观察首店的表现优劣而定。而现在在MUJI Hotel的拓展计划上,抓住一个好时机显然比等待反馈再做决定更重要。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查看全部

虽然无印良品在中国深圳和北京的两家酒店尚未开业,但这个日本品牌已经“急匆匆”地开始在全球展开了酒店业态的布局。根据无印良品在其Istagram主页公布的消息,其旗下第三家酒店将于2019年春天在东京银座最热门的购物区新宿附近开业。


与在深圳开办酒店是通过与深圳深业集团合作一样,日本银座的这家MUJI Hotel也需要借力本土地产商与运营商——日本《读卖新闻》东京总部以及《财富》杂志评出的世界500强公司之一日本三井不动产在这个项目中会承担地产开发的任务;日本本土大型商场及住宅设计和运营公司UDS将负责整个建筑的设计以及MUJI Hotel的后续运营;而无印良品除了提供MUJI的商标及名称使用权,还会在室内设计中给出建议,并充分在酒店内使用自己的商品作为装饰。


按照目前的规划,这家MUJI Hotel所在的建筑将会有13层空间,其中地下有3层,地上有10层,共占地14219平方米。地下楼层被定为办公空间和储藏空间。地上的第7至第10层将被用作酒店。而剩下的1-6层将全部用作零售空间。这里将开出迄今为止世界最大的无印良品旗舰店。




图片来源:MUJI


这样的安排不由让人想到无印良品母公司良品计划总裁兼执行董事松崎晓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所说的,无印良品所有的新业态尝试,“都与门店有关”,是为了更好地展示和销售商品。酒店的布置都用产品是一方面,在同一幢楼里开出如此大规模的零售空间更能看出其在这方面的野心。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无印良品最近在世界各地都传出了要开大店的消息。此前我们曾报道过,在这个夏末,无印良品位于纽约布鲁克林的三层楼门店将开业。而除了银座这家要与酒店一起开业的世界最大店,7月21日,无印良品还将在新加坡再开一家旗舰店。该店将成为东南亚地区的首家无印良品旗舰店,除了零售,还会引入餐饮等新业态。


这与无印良品在日本境内推行的并小店、开大店的策略一致。根据《日经新闻》的报道,无印良品在2020年前,会通过新开门店以及合并小型老店的方式,实现在日本境内拥有100家“旗舰店”规模门店的目标。


类似的门店策略一方面是为了节省下维持小店运营所要花费的成本,尽可能提高每家开业门店的营收效率。另一面,一家大店往往也能支持更多的业态,能展示更多的商品。这意味着从形象展示、产品陈列到功能区的布置上,一家大店都对顾客产生更大的吸引力,可以刺激销量,甚至提高产品溢价。这对于增长表现不甚理想的海外市场尤其重要。




深圳MUJI Hotel效果图,看的出来,整个内部空间将全部使用MUJI 产品,并延续冷淡、克制的风格。图片来源:MUJI


然而,此次无印良品在日本东京银座的开店计划背后可能更有深意。要知道,2020年时,东京将会举办奥运会。届时,世界各地的游客都会聚集在东京这座城市。而无印良品选择在这座城市中最热门的地段开一家酒店,并配以足以成为地标式景点的世界最大旗舰店,完全可以想见自己会收获多少的关注和人气。这样的布局无疑对于无印良品短期内的销量,又或是在世界范围内的品牌影响力都会有很大的帮助。


这可能也是为什么还没等到MUJI Hotel在中国深圳与北京展开运营,无印良品就着急地要在东京开启新店建设。以往无印良品对于新业态的开发及拓展都一直保持着更为谨慎的态度。就像不久前上海开出全球首家MUJI Diner时,无印良品中国区总经理山本直幸曾告诉界面记者的一样,MUJI Diner是否开分店需要观察首店的表现优劣而定。而现在在MUJI Hotel的拓展计划上,抓住一个好时机显然比等待反馈再做决定更重要。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是日美好事物】 TOM FORD推出乐福鞋履系列 还有Valentino 2017秋冬高定系列

热点杨波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7 次浏览 • 2017-07-07 09:13 • 来自相关话题

[h2]TOM FORD 推出 YORK CHAIN LOAFERS 乐福鞋履系列[/h2]

乐福鞋又称一脚蹬,和男士的正装皮鞋相比,它的优势再明显不过:穿着舒适,柔软设计能免除脚型限制;款式可以有多种选择,可以彰显穿着者的时尚态度。乐福鞋在绅士们的衣柜里早就占有了一席之地,其历史可以称得上悠久。不过,具体到品牌,反复被提及的,似乎就是那几家传统制鞋企业,不过最近的后来者们交出的作品也非常惊艳,TOM FORD就是其中之一。


它最近推出YORK CHAIN LOAFERS乐福鞋履系列,就设计而言,材质与颜色均有创新:材质上,选用抛光小牛皮、麂皮绒、小马毛牛皮、蜥蜴皮及鳄鱼皮等五种珍贵材质,而颜色除了常见的黑色和棕色外,还有墨绿等更加时髦的颜色 。此 外,乐福鞋独有的柔韧透气性也因为特殊缝制工艺的加入而有所增强,无论从哪方面看,TOM FORD的乐福鞋履系列都势必要打乱博主们的推荐排行榜。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Valentino 2017秋冬高定系列[/h2]

纵有悲观者哀叹网红横行、美貌似乎只有一种模版,但在许多贴吧论坛,仍有众网民兢兢业业地评选出了各自的女神,答案并不单一。如果论及时装界女神,争议想必会减少很多,因为Valentino早已深入人心,从设计到工艺,华丽优雅却又云淡风轻,早已“位列仙班”,并且持续变美。


2017秋冬高定系列,Valentino更是移步“神坛”,选择在教堂展示新品,这一季华丽的仙女纱裙依然曼妙,随着模特袅娜摇曳,散发出一缕缕圣洁的味道。而本季高定系列让人惊叹之处实在太多,集中赞美的还有利落剪裁的大衣和裤装,它们既有非黑即白的优雅庄重,也有玫红亮蓝的玩味撞色,充满了现代感,让人看到了仙牌不一样的风情。值得深究的是,一同展示的七款动物造型晚装包,被解读为“七宗罪”的具像化,颇具宗教色彩。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Burberry的全新Beasts Collection[/h2]

某天早晨,白色的猫头鹰将一封信丢进你家烟囱,信上写着你被魔法学院录取的消息,还有校长邓布利多的印章,然后你要开始采购,除了魔杖,最重要的就是一只猫头鹰或者蟾蜍。醒醒吧,养宠物应该从猫狗起步,或者,你可以“画饼充饥”,Burberry 推出的全新Beasts Collection就是不错的选择。


Burberry找到几本中世纪英国的动物图画,然后以印花和立体手工拼贴的方式重现了栩栩如生的“神奇动物”,把它们设计改造成手袋或小挂饰,同时作为最安分的宠物和最活泼的配饰单品伴你左右。虽然这些有趣的“动物”不必用上养宠物那一套,但你可以带它们多多光顾养护机构。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查看全部

[h2]TOM FORD 推出 YORK CHAIN LOAFERS 乐福鞋履系列[/h2]

乐福鞋又称一脚蹬,和男士的正装皮鞋相比,它的优势再明显不过:穿着舒适,柔软设计能免除脚型限制;款式可以有多种选择,可以彰显穿着者的时尚态度。乐福鞋在绅士们的衣柜里早就占有了一席之地,其历史可以称得上悠久。不过,具体到品牌,反复被提及的,似乎就是那几家传统制鞋企业,不过最近的后来者们交出的作品也非常惊艳,TOM FORD就是其中之一。


它最近推出YORK CHAIN LOAFERS乐福鞋履系列,就设计而言,材质与颜色均有创新:材质上,选用抛光小牛皮、麂皮绒、小马毛牛皮、蜥蜴皮及鳄鱼皮等五种珍贵材质,而颜色除了常见的黑色和棕色外,还有墨绿等更加时髦的颜色 。此 外,乐福鞋独有的柔韧透气性也因为特殊缝制工艺的加入而有所增强,无论从哪方面看,TOM FORD的乐福鞋履系列都势必要打乱博主们的推荐排行榜。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Valentino 2017秋冬高定系列[/h2]

纵有悲观者哀叹网红横行、美貌似乎只有一种模版,但在许多贴吧论坛,仍有众网民兢兢业业地评选出了各自的女神,答案并不单一。如果论及时装界女神,争议想必会减少很多,因为Valentino早已深入人心,从设计到工艺,华丽优雅却又云淡风轻,早已“位列仙班”,并且持续变美。


2017秋冬高定系列,Valentino更是移步“神坛”,选择在教堂展示新品,这一季华丽的仙女纱裙依然曼妙,随着模特袅娜摇曳,散发出一缕缕圣洁的味道。而本季高定系列让人惊叹之处实在太多,集中赞美的还有利落剪裁的大衣和裤装,它们既有非黑即白的优雅庄重,也有玫红亮蓝的玩味撞色,充满了现代感,让人看到了仙牌不一样的风情。值得深究的是,一同展示的七款动物造型晚装包,被解读为“七宗罪”的具像化,颇具宗教色彩。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

[h2]Burberry的全新Beasts Collection[/h2]

某天早晨,白色的猫头鹰将一封信丢进你家烟囱,信上写着你被魔法学院录取的消息,还有校长邓布利多的印章,然后你要开始采购,除了魔杖,最重要的就是一只猫头鹰或者蟾蜍。醒醒吧,养宠物应该从猫狗起步,或者,你可以“画饼充饥”,Burberry 推出的全新Beasts Collection就是不错的选择。


Burberry找到几本中世纪英国的动物图画,然后以印花和立体手工拼贴的方式重现了栩栩如生的“神奇动物”,把它们设计改造成手袋或小挂饰,同时作为最安分的宠物和最活泼的配饰单品伴你左右。虽然这些有趣的“动物”不必用上养宠物那一套,但你可以带它们多多光顾养护机构。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时隔六年回归高定 任性的Azzedine Alaïa是怎么想的?

热点邵卉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5 次浏览 • 2017-07-07 10:00 • 来自相关话题

这是2011年过后,Azzedine Alaïa举办的首场高定发布会。设计师的灵感缪斯Naomi Campbell身着黑白刺绣的A字剪羊毛大衣开场,头发高高竖起绑在透明头巾里,好一副非洲女王的架势。




Azzedine Alaïa 2017秋冬高定系列


尽管2017秋冬高定系列的前半段以刺绣直筒外套为主,甚至穿插着几款1960年代的优雅茧型大衣,Azzedine Alaïa还是不忘给整体造型配上褶皱或是花瓣裙摆的短裙,以增添摩登俏皮感。后半段,这位高定大师慢慢放出大招,例如贴身剪裁、针织裙装和线条流畅华丽的裙摆。最后压轴的一袭黑裙缀满水晶,搭配同色丝绒上衣,随着模特脚步摇曳生姿。




Azzedine Alaïa 2017秋冬高定系列




Azzedine Alaïa 2017秋冬高定系列




Azzedine Alaïa 2017秋冬高定系列




Azzedine Alaïa 2017秋冬高定系列




Azzedine Alaïa 2017秋冬高定系列




Azzedine Alaïa 2017秋冬高定系列


《女装日报》秀评开篇是这样写的:“如果Alaïa先生的下一季高定还要等上六年,我们也心甘情愿。”话虽如此,可设计师本人从来没关过外界期待,因为他举办的2011年那场高定秀让人等了更久——8年。


尽管Azzedine Alaïa的礼服不时出现在红毯,被无数女明星奉为高定传奇,可他本人却是时尚界里的奇葩。当然,从他的角度来说,是不甘做时尚的奴隶。


这位出生于突尼斯农民家庭的设计师如今77岁。六十年前,他搬来巴黎,起先给Christian Dior做缝衣工,随后辗转为Guy Laroche和Thierry Mugler工作。1970年代末,他在奥赛博物馆附近一条名叫Bellechasse的路上开出同名工作室。高级定制本就价格不菲,进出客人个个来头不小,例如罗斯柴尔德家族的Marie-Hélène de Rothschild、法国小说家Louise de Vilmorin和瑞典国宝级演员Greta Garbo。


直到1980年代,Azzedine Alaïa跟着时代潮流开始设计成衣,并且在纽约和比弗利山庄开起精品店。媒体很快按照其设计风格为他冠上“贴身剪裁之王”(“King of Cling”)的美名。但有趣的是,他成名后依旧我行我素地按照自己步伐,每年只做4个系列。赶不上时装周就索性延后三周发布,2016秋冬系列即是如此。


“每年4个系列已经是极限。(工作量)是许多设计师奔溃的原因,因为创意被不断损耗殆尽。”他去年接受《女装日报》时聊起自己的工作节奏和发布会,“我不做大秀,发布会就是为了买家和媒体而设”。




Azzedine Alaïa


其实早在2011年John Galliano酒后闹事事件爆发后,Azzedine Alaïa就抨击过越来越快的时尚产业。“它的步伐令人窒息,年轻设计师本就艰难,成熟设计师也没好到哪儿去,他们喝得更多,抽得更凶。”常年身着唐装的Azzedine Alaïa往往自顾自地设计、裁剪、缝制,甚至还要负责运送和店铺运营。


时至今日,他的工作室里不过两位助理。这于任何同等辈分的时装屋而言,都是不可想象的。当今一线奢侈品牌的设计部通常由创意总监执掌大权,配以整套设计班子。由后者将创意总监的想法——有时是设计图纸,或是简单的几笔草稿——落实到面料上。


“他(Azzedine Alaïa)不是系统内成员,而是自创体系。”原Lanvin设计师,人称“小胖子”的Alber Elbaz说道。因而我们自然能够理解为什么Azzedine Alaïa认为即秀即买的Burberry不再是创意,而是工业产物。




Azzedine Alaïa 2017秋冬高定系列


除此之外,他还是媒体热爱追踪的名人,因为从他那里总能等到些惊人话语。譬如他认为自己和Karl Lagerfeld是两路人。“他今天摄影,明天给可口可乐拍广告。他做的时尚更像是插图,本人从来不碰剪刀。”当Azzedine Alaïa说到Vogue美国版主编Anna Wintour时更是义愤填膺,“她的杂志生意做得不错,但时尚是另一码事,从我看到她的第一秒开始就对她的品味打上问号”。


当然,两人的梁子相结已久。媒体公开报道的起源是2009年Met Gala,当时身为主办方的Anna Wintour挑选了一批知名设计师的作品,其中包括Cristobal Balenciaga、Yves Saint Laurent、Gianni Versace、Karl Lagerfeld、John Galliano……可偏偏没有Azzedine Alaïa。


可不得不说,能让品牌特立独行,并维持全球250家销售点正常运营的,除了设计魅力之外,母公司历峰集团这把大伞功不可没。2007年,总部位于瑞士的历峰完成对Azzedine Alaïa品牌的控股。设计师本人几乎在每次采访里都会提到自己和母公司亲密无间,对方给予了充分自由度。“当然他们也不是不求回报,但从来不否定任何事。”Azzedine Alaïa去年3月接受《女装采访》时回答说。


尽管这位七十来岁的老爷子拒绝跟着时尚界大部队的脚步,但也不是活在象牙塔里。今年年初,Alaïa成衣系列出现在线上奢侈品平台Net-a-Porter上。按照计划,品牌的伦敦旗舰店也正在筹备中,店铺位于新邦德街,与Ermenegildo Zegna、Delvaux等品牌为邻。


我们可以把他看做时尚界的特例,但就如他自己总结的那样,“如今做主的是雇主……我虽说可以随心而为,但也要确保卖得好”。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查看全部

这是2011年过后,Azzedine Alaïa举办的首场高定发布会。设计师的灵感缪斯Naomi Campbell身着黑白刺绣的A字剪羊毛大衣开场,头发高高竖起绑在透明头巾里,好一副非洲女王的架势。




Azzedine Alaïa 2017秋冬高定系列


尽管2017秋冬高定系列的前半段以刺绣直筒外套为主,甚至穿插着几款1960年代的优雅茧型大衣,Azzedine Alaïa还是不忘给整体造型配上褶皱或是花瓣裙摆的短裙,以增添摩登俏皮感。后半段,这位高定大师慢慢放出大招,例如贴身剪裁、针织裙装和线条流畅华丽的裙摆。最后压轴的一袭黑裙缀满水晶,搭配同色丝绒上衣,随着模特脚步摇曳生姿。




Azzedine Alaïa 2017秋冬高定系列




Azzedine Alaïa 2017秋冬高定系列




Azzedine Alaïa 2017秋冬高定系列




Azzedine Alaïa 2017秋冬高定系列




Azzedine Alaïa 2017秋冬高定系列




Azzedine Alaïa 2017秋冬高定系列


《女装日报》秀评开篇是这样写的:“如果Alaïa先生的下一季高定还要等上六年,我们也心甘情愿。”话虽如此,可设计师本人从来没关过外界期待,因为他举办的2011年那场高定秀让人等了更久——8年。


尽管Azzedine Alaïa的礼服不时出现在红毯,被无数女明星奉为高定传奇,可他本人却是时尚界里的奇葩。当然,从他的角度来说,是不甘做时尚的奴隶。


这位出生于突尼斯农民家庭的设计师如今77岁。六十年前,他搬来巴黎,起先给Christian Dior做缝衣工,随后辗转为Guy Laroche和Thierry Mugler工作。1970年代末,他在奥赛博物馆附近一条名叫Bellechasse的路上开出同名工作室。高级定制本就价格不菲,进出客人个个来头不小,例如罗斯柴尔德家族的Marie-Hélène de Rothschild、法国小说家Louise de Vilmorin和瑞典国宝级演员Greta Garbo。


直到1980年代,Azzedine Alaïa跟着时代潮流开始设计成衣,并且在纽约和比弗利山庄开起精品店。媒体很快按照其设计风格为他冠上“贴身剪裁之王”(“King of Cling”)的美名。但有趣的是,他成名后依旧我行我素地按照自己步伐,每年只做4个系列。赶不上时装周就索性延后三周发布,2016秋冬系列即是如此。


“每年4个系列已经是极限。(工作量)是许多设计师奔溃的原因,因为创意被不断损耗殆尽。”他去年接受《女装日报》时聊起自己的工作节奏和发布会,“我不做大秀,发布会就是为了买家和媒体而设”。




Azzedine Alaïa


其实早在2011年John Galliano酒后闹事事件爆发后,Azzedine Alaïa就抨击过越来越快的时尚产业。“它的步伐令人窒息,年轻设计师本就艰难,成熟设计师也没好到哪儿去,他们喝得更多,抽得更凶。”常年身着唐装的Azzedine Alaïa往往自顾自地设计、裁剪、缝制,甚至还要负责运送和店铺运营。


时至今日,他的工作室里不过两位助理。这于任何同等辈分的时装屋而言,都是不可想象的。当今一线奢侈品牌的设计部通常由创意总监执掌大权,配以整套设计班子。由后者将创意总监的想法——有时是设计图纸,或是简单的几笔草稿——落实到面料上。


“他(Azzedine Alaïa)不是系统内成员,而是自创体系。”原Lanvin设计师,人称“小胖子”的Alber Elbaz说道。因而我们自然能够理解为什么Azzedine Alaïa认为即秀即买的Burberry不再是创意,而是工业产物。




Azzedine Alaïa 2017秋冬高定系列


除此之外,他还是媒体热爱追踪的名人,因为从他那里总能等到些惊人话语。譬如他认为自己和Karl Lagerfeld是两路人。“他今天摄影,明天给可口可乐拍广告。他做的时尚更像是插图,本人从来不碰剪刀。”当Azzedine Alaïa说到Vogue美国版主编Anna Wintour时更是义愤填膺,“她的杂志生意做得不错,但时尚是另一码事,从我看到她的第一秒开始就对她的品味打上问号”。


当然,两人的梁子相结已久。媒体公开报道的起源是2009年Met Gala,当时身为主办方的Anna Wintour挑选了一批知名设计师的作品,其中包括Cristobal Balenciaga、Yves Saint Laurent、Gianni Versace、Karl Lagerfeld、John Galliano……可偏偏没有Azzedine Alaïa。


可不得不说,能让品牌特立独行,并维持全球250家销售点正常运营的,除了设计魅力之外,母公司历峰集团这把大伞功不可没。2007年,总部位于瑞士的历峰完成对Azzedine Alaïa品牌的控股。设计师本人几乎在每次采访里都会提到自己和母公司亲密无间,对方给予了充分自由度。“当然他们也不是不求回报,但从来不否定任何事。”Azzedine Alaïa去年3月接受《女装采访》时回答说。


尽管这位七十来岁的老爷子拒绝跟着时尚界大部队的脚步,但也不是活在象牙塔里。今年年初,Alaïa成衣系列出现在线上奢侈品平台Net-a-Porter上。按照计划,品牌的伦敦旗舰店也正在筹备中,店铺位于新邦德街,与Ermenegildo Zegna、Delvaux等品牌为邻。


我们可以把他看做时尚界的特例,但就如他自己总结的那样,“如今做主的是雇主……我虽说可以随心而为,但也要确保卖得好”。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如何快速定位LV x Supreme全球各大快闪店?收藏这篇文章

热点周卓然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7 次浏览 • 2017-07-07 10:00 • 来自相关话题

许多粉丝翘首以盼的LV x Supreme,最近迎来了全球巡回表演。在继上周于北京、悉尼、首尔、东京、巴黎和伦敦六城开设快闪店后,这组联乘系列又将抵达一大波美国和加拿大的城市。



LV x Supreme在今年一月的巴黎男装周期间发布。早些时候,该系列中的小部分产品开放了预定,但是大多数产品还未公开发行。因此,7月7日左右在悉尼、东京和北京开设的快闪店将首次让消费者接触到完整的实物,而巴黎、伦敦也有自己的事件营销,以促进该系列的销售。




眼尖的你也许已经发现,纽约竟然不在这波预热的城市之列,这并不是因为纽约市场不重要。据我们此前的报道,LV本来计划于6月29日至7月2日就在纽约曼哈顿的邦德街开设快闪店的,但这个提议被当地社区委员会给驳回了,而且还是全票否决,因为人们不希望快闪店扰乱普通居民的宁静生活。









不过即使多等了几天,现在纽约的人们也不用担心买不到LV x Supreme了。据Highsnobiety表示,Instagram账号supreme_leaks_news近日公布了LV x Supreme在美国的所有营销规划,从7月14日开始,消费者可以在以下几个区域买到新品,它们包括纽约第五大道、New York Soho、Rodeo Drive、Aventura、Houston、South Coast Plaza Men’s、San Francisco Union Square、Vancouver Hotel、Honolulu Alana。





而LV的Instagram账号也公布了新一轮的城市,美国有迈阿密、洛杉矶等地、亚洲还有首尔等。可见,LV和Supreme两个品牌在渠道上有分配,分别考虑了各自更适应的地点。




如果你在这些区域看到LV和Supreme的门店或临时店,不妨进去看看。但还请注意,这些店铺有的需要顾客出示身份证才可以入内,且还有最低年轻的年龄限制,成行前可以参照当地官网上的提示。




比如在日本,发售方式就采用的抽签进店,抽签时间从早上8:30开始,通过iPad抽选,按照时间段分配。据悉,一天的进店人数仅为300人。而在北京,LV x Supreme的发售选址位于798的尤伦斯艺术中心,现场设立了围栏,人们可以通过排队进入,从现场来看,那场景很像春运火车站,只不过这张通向奢侈品的车票价格高达8200——50万不等,相信人群中应该还存在不少黄牛。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查看全部

许多粉丝翘首以盼的LV x Supreme,最近迎来了全球巡回表演。在继上周于北京、悉尼、首尔、东京、巴黎和伦敦六城开设快闪店后,这组联乘系列又将抵达一大波美国和加拿大的城市。



LV x Supreme在今年一月的巴黎男装周期间发布。早些时候,该系列中的小部分产品开放了预定,但是大多数产品还未公开发行。因此,7月7日左右在悉尼、东京和北京开设的快闪店将首次让消费者接触到完整的实物,而巴黎、伦敦也有自己的事件营销,以促进该系列的销售。




眼尖的你也许已经发现,纽约竟然不在这波预热的城市之列,这并不是因为纽约市场不重要。据我们此前的报道,LV本来计划于6月29日至7月2日就在纽约曼哈顿的邦德街开设快闪店的,但这个提议被当地社区委员会给驳回了,而且还是全票否决,因为人们不希望快闪店扰乱普通居民的宁静生活。









不过即使多等了几天,现在纽约的人们也不用担心买不到LV x Supreme了。据Highsnobiety表示,Instagram账号supreme_leaks_news近日公布了LV x Supreme在美国的所有营销规划,从7月14日开始,消费者可以在以下几个区域买到新品,它们包括纽约第五大道、New York Soho、Rodeo Drive、Aventura、Houston、South Coast Plaza Men’s、San Francisco Union Square、Vancouver Hotel、Honolulu Alana。





而LV的Instagram账号也公布了新一轮的城市,美国有迈阿密、洛杉矶等地、亚洲还有首尔等。可见,LV和Supreme两个品牌在渠道上有分配,分别考虑了各自更适应的地点。




如果你在这些区域看到LV和Supreme的门店或临时店,不妨进去看看。但还请注意,这些店铺有的需要顾客出示身份证才可以入内,且还有最低年轻的年龄限制,成行前可以参照当地官网上的提示。




比如在日本,发售方式就采用的抽签进店,抽签时间从早上8:30开始,通过iPad抽选,按照时间段分配。据悉,一天的进店人数仅为300人。而在北京,LV x Supreme的发售选址位于798的尤伦斯艺术中心,现场设立了围栏,人们可以通过排队进入,从现场来看,那场景很像春运火车站,只不过这张通向奢侈品的车票价格高达8200——50万不等,相信人群中应该还存在不少黄牛。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服装店卖咖啡卖书都落伍了 Next找了位意大利大厨请你喝酒吃大餐

热点宋婉心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7 次浏览 • 2017-07-07 12:00 • 来自相关话题

一个周末的午后,同两三好友相约逛街,在一家高街时装店精挑细选,购买下自己中意的款式后,随即在店内的餐厅享受一顿意式下午茶,抑或是一杯意大利起泡酒。这样全方位的一站式享受地点应该是当下“千禧一代”最乐于寻找的地方,他们希望消费的是氛围和体验,而不是单单的衣服。


随着年轻人生活方式的转变,英国时装零售商Next也正在努力迎合他们的喜好,据英国媒体Mirror报道,Next宣布其品牌将要试水美食餐饮领域,他们将要和意大利明星厨师Gino D’Acampo合作,在时装店内部开设豪华意式餐厅和Prosecco酒吧,他们会选择在曼彻斯特客流量最大的两间门店开设。


餐厅会被设计成户外开放式餐厅,将能容纳大量顾客,同时,还将提供开放式厨房、书店、杂货店以及Prosecco酒吧,顾客不用担心这样的高端配置会价格高昂,厨师Gino的发言人表示,虽然Gino D’Acampo做出的是最精致的意大利菜,但为了同Next合作,适应Next的顾客群体,他们的定价会让大众都可以接受。





意大利名厨Gino D'Acampo



Next于35年前开设了他们的第一家门店,从只售女装到加入男装,如今在英国已经有546家连锁店以及自己的线上零售店Next directory。然而在今年三月,Next遇到了八年来首次年度利润下滑,一直没有大动作的团队才意识到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其实早前英国的几个大型商场已经有这样一站式购物的改造先例了,如今更方便快捷又便宜的电商平台、英国工资制度的改变,加之英镑的暴跌都让英国零售业受到重创,迫使大型商场采取应对措施。


《英国标准新闻晚报》就曾报道了近一两年尝试重新改造的英国大型商场,在英国有48家连锁店的John Lewis就表示要重新考虑发展模式,除了今年10月将在牛津开设新的分店,更重要的是希望增强目前销售点的服务和娱乐体验,以此吸引顾客。他们将在15家店引进Kuoni旅行社,其中两家同时引进Spa,除此之外,还将在今年夏天同英国《Vogue》以及Lia Earle等品牌合作开展线下活动,让商场变得“好玩”起来。





John Lewis spa



至今已有两百多年历史的英国商场Debenhams同样也在寻求出路,今年四月,商场新老板Sergio Bucher宣布将关闭十家分店,为的是将开销集中在他提出的新策略上——“Destination,Digital and Different”,这其中就包括在现有门店中增加美甲、咖啡厅和清洁商店等。Bucher向《标准新闻晚报》透露了他“社交购物(social shopping)”的新战略,“像Debenhams这样的商场模式应该进化为在销售商品的同时销售体验,我们已准备好多利用休闲方式增加顾客的消费。”


但对于品牌做出的统一改变,投资者和分析师并不保持乐观态度。《金融时报》便认为Debenham的战略忽略了严峻的现实,重装店铺、开设一系列美甲店和咖啡厅餐厅可能会吸引新的顾客,减缓销售额下降,但是单单改造成本就会花掉一百多万英镑,而且还不能保证消费者一定会为这些服务掏出钱包。


所以这样的零售模式仍旧处于试水阶段,分析人士肯定品牌的经营思路以及解决问题的方式,但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这样的一站式商店只减不增,这就要看谁能在竞争中做的最好,才有存活的可能。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查看全部

一个周末的午后,同两三好友相约逛街,在一家高街时装店精挑细选,购买下自己中意的款式后,随即在店内的餐厅享受一顿意式下午茶,抑或是一杯意大利起泡酒。这样全方位的一站式享受地点应该是当下“千禧一代”最乐于寻找的地方,他们希望消费的是氛围和体验,而不是单单的衣服。


随着年轻人生活方式的转变,英国时装零售商Next也正在努力迎合他们的喜好,据英国媒体Mirror报道,Next宣布其品牌将要试水美食餐饮领域,他们将要和意大利明星厨师Gino D’Acampo合作,在时装店内部开设豪华意式餐厅和Prosecco酒吧,他们会选择在曼彻斯特客流量最大的两间门店开设。


餐厅会被设计成户外开放式餐厅,将能容纳大量顾客,同时,还将提供开放式厨房、书店、杂货店以及Prosecco酒吧,顾客不用担心这样的高端配置会价格高昂,厨师Gino的发言人表示,虽然Gino D’Acampo做出的是最精致的意大利菜,但为了同Next合作,适应Next的顾客群体,他们的定价会让大众都可以接受。





意大利名厨Gino D'Acampo



Next于35年前开设了他们的第一家门店,从只售女装到加入男装,如今在英国已经有546家连锁店以及自己的线上零售店Next directory。然而在今年三月,Next遇到了八年来首次年度利润下滑,一直没有大动作的团队才意识到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其实早前英国的几个大型商场已经有这样一站式购物的改造先例了,如今更方便快捷又便宜的电商平台、英国工资制度的改变,加之英镑的暴跌都让英国零售业受到重创,迫使大型商场采取应对措施。


《英国标准新闻晚报》就曾报道了近一两年尝试重新改造的英国大型商场,在英国有48家连锁店的John Lewis就表示要重新考虑发展模式,除了今年10月将在牛津开设新的分店,更重要的是希望增强目前销售点的服务和娱乐体验,以此吸引顾客。他们将在15家店引进Kuoni旅行社,其中两家同时引进Spa,除此之外,还将在今年夏天同英国《Vogue》以及Lia Earle等品牌合作开展线下活动,让商场变得“好玩”起来。





John Lewis spa



至今已有两百多年历史的英国商场Debenhams同样也在寻求出路,今年四月,商场新老板Sergio Bucher宣布将关闭十家分店,为的是将开销集中在他提出的新策略上——“Destination,Digital and Different”,这其中就包括在现有门店中增加美甲、咖啡厅和清洁商店等。Bucher向《标准新闻晚报》透露了他“社交购物(social shopping)”的新战略,“像Debenhams这样的商场模式应该进化为在销售商品的同时销售体验,我们已准备好多利用休闲方式增加顾客的消费。”


但对于品牌做出的统一改变,投资者和分析师并不保持乐观态度。《金融时报》便认为Debenham的战略忽略了严峻的现实,重装店铺、开设一系列美甲店和咖啡厅餐厅可能会吸引新的顾客,减缓销售额下降,但是单单改造成本就会花掉一百多万英镑,而且还不能保证消费者一定会为这些服务掏出钱包。


所以这样的零售模式仍旧处于试水阶段,分析人士肯定品牌的经营思路以及解决问题的方式,但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这样的一站式商店只减不增,这就要看谁能在竞争中做的最好,才有存活的可能。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00后报告】快看漫画陈安妮:玛丽苏是永恒之光

热点郑洁瑶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5 次浏览 • 2017-07-27 08:20 • 来自相关话题

00后即将登场。


界面创业推出“00后报告”专题,将从典型00后的生活状态,与他们常用的几款产品入手,还原一个未来即将成为主流的用户群体,以及瞄准他们的创业公司,如何面对一个新的商业世界。



陈安妮身上有很多标签,她既是在微博上拥有千万粉丝的“伟大的安妮”,也是一家拥有1亿用户的创业公司的CEO。


你可能还记得2014年冬天刷爆网络的那则条形漫画:《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这条漫画对陈安妮来说,既是她的代表作,也是她的创业项目——快看漫画的第一次正式亮相。


漫画讲述的是陈安妮上线“快看漫画”艰难又励志的过程,最终,这则微博得到了近45万次转发,阅读量累计达到2亿,而且由于安妮在漫画的结尾给快看打了广告,致使快看的iOS版应用一天内就冲到了App Store中国区排行榜第5,上线三天,就吸引了一百多万用户。


尽管人们对这则漫画的内容褒贬不一,但数据做不了假,无论是转发量还是下载量,都证明了这是一次极为成功的微博营销。它甚至为快看漫画引来了红杉资本300万美金的A轮融资,也是这轮融资让这个青涩的大学生创业项目得以撑过之后的一年,直到迎来2015年动漫市场的大爆发。


后来,聊起这次经典的微博营销时,陈安妮总结了以下5点:


第一,条漫作为漫画,其内容载体是图片,本身信息含量就大,阅读体验也好,比文字更容易传播。


第二,一则400格以内的条漫,通常只需要用户花十分钟时间就能看完,而且图片本身就保证了用户的注意力衰减会更慢,这样就保证了阅读完成率。


第三,快看对一则条漫具有节奏感的要求,通过在作品的第2、4、6、8分钟都会设置剧情上的转折,持续抓住用户注意力。


第四,选择更容易传播的标题,以引起大众情感共鸣。


第五,选择年轻人集中玩手机的时间——晚上9点发布这个作品。


以上5点虽然是针对《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这则营销事件的心得,但其实如果把它套在快看漫画整体的运营策略上也是成立的。通过陈安妮的描述,你会发现,她对用户最基本的判断,就是他们需要更大信息量且更抓人的阅读,且每次阅读都要是碎片的,轻度的。


这也是她的网红经历给予她的认识,事实上,此前“伟大的安妮”的粉丝也多数都是95后或00后的青少年,以女生居多,这和快看漫画目前的粉丝画像也是重合的。


这群人大多从小就拥有智能手机,相比传统漫画,更熟悉条漫的点滑操作,而快看漫画也是国内首家以条漫为主的漫画阅读应用。


除此以外,这群人对漫画的“颜值”也更加挑剔,传统的黑白漫画已经满足不了他们,而条漫全彩高清的画面则更有助于刺激视觉,吸引更多的注意力。


年轻人的注意力实在是太容易被分散了,你必须在每一个细节上抓住他们,陈安妮也据此提炼出了一套封面方法论:首先,针对年轻人“颜值至上”的特点,要求编辑在精美的基础上找到每个章节最吸引人的关键画面,再精雕细琢字体的设计和摆放位置,配上引人注意的文案。


什么叫引人注意呢?举个例子,《快把我哥带走》这部作品,原本的名字是《逗比兄妹》,但编辑团队觉得这个名字太过直接,才改为了现在的名字,虽然新名字听起来有些奇怪,但却足够耐人寻味,转化率也高了许多。


当然,也会有人质疑快看上的内容太过玛丽苏,但陈安妮对此却并不避讳,“我们现阶段的用户本来就是女性居多,玛丽苏是永恒之光。对于快看而言,怎么用故事和设定把这些基本元素包装得更受年轻人喜欢才是更重要的工作。”


就这样,靠着对用户心理的精准把握,到2016年,这家公司就已经积累了3000万用户。靠着这样的数据,加上市场对动漫行业的看好,2016年4月,快看漫画又拿到了1亿人民币的B轮融资,从那以后,这家公司的发展就进入了快车道。


从2016年1月到2017年1月,快看的用户增长率超过了100%,而从1月到现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又是50%的增长,现在快看的用户量已经破亿,月活也从2016年的350万涨到了现在的3000万。


在这个飞速发展的过程中,快看还完成了新一轮2.5亿元的C轮融资,完成融资后估值约在十几亿元。值得一提的是,C轮融资的FA是以眼光精准著称的泰合资本,而下一轮融资,将很可能委托给另一家传奇FA光源资本,这还是光源资本的合伙人郑烜乐主动上门游说的结果。


从无人问津的大学生创业到被业内顶尖的FA争抢,快看只用了三年的时间。究其原因,无外乎就是抓住了内容分发由文字转向图文视频的重要的时间节点,又精准的切到了95后这个人群,这使平台在未来的发展空间和成长张力上都具有更多的想象力。


事实上,近两年,市场上也不只有快看漫画,腾讯动漫、网易动漫、有妖气,这些都是非常有竞争力的动漫平台,在内容的数量上也都远超快看,但陈安妮似乎并不为此担心。


“互联网给我们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信息的碎片化。年轻人的注意力被分散,他们对头部内容更加渴求——不求更多,只求最好。我们的APP上,每屏只展示两部漫画供用户选择,今天的用户更希望的是你推荐给他最好的内容,而不是有一个非常非常大的书城让他自己去选择。现在快看漫画平台上只有不到1000部作品,但是日活多的时候能接近1000万,这就是以质取胜。” 


极光大数据在今年4月发布了一则垂直漫画APP行业数据,报告显示,快看目前的渗透率已经达到了行业第一,日均DAU达到了592万,作为对比,第二名的腾讯动漫仅为243万。


或许这也可以多多少少佐证一下陈安妮的说法。


另一方面,C轮之后,快看漫画的公司人数也已经翻了一番,到了160人,他们中的不少还是公司从外部聘请的高级管理人员。形象一点来说,快看现阶段的状态就是,一批90后的合伙人管理着一批80后的经理人。这也意味过去很多做事方法、管理模式都需要改变。


最明显的一个改变就是,最近快看开始在湖南卫视投放广告了,除了品牌TVC之外还包括在综艺《快乐大本营》中的插入,这也是APP上线两年多之后,第一次针对平台本身进行推广,或许这也可以被视为快看突破原有圈层的一次尝试。


毕竟,1亿用户,既是一个里程碑也是一个大门槛,虽然它证明了公司的价值,但另一方面也说明接下来的增长会变得更难。走到这个量级,为了继续增长,能做的,也只有不断破壁,调整内容,以吸引更广泛年龄层的受众。


而现在,快看也开始了平台漫画的IP开发进程。在影视开发方面,《快把我哥带走》、《单恋大作战》、《零分偶像》等六部作品已签约开发,其中两部真人剧已经开机。另一方面,内容平台常见的付费阅读、周边贩卖,内容出版也都有在稳步的进行中。


只不过,无论是IP改编还是付费阅读,快看都在处于一个初期的探索阶段,漫画IP的呈现效果,和用户对于付费的接受程度都还是未知数。


这家从95后和00后身上发家的公司,为了走的更远,必须看的更远了。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查看全部


00后即将登场。


界面创业推出“00后报告”专题,将从典型00后的生活状态,与他们常用的几款产品入手,还原一个未来即将成为主流的用户群体,以及瞄准他们的创业公司,如何面对一个新的商业世界。



陈安妮身上有很多标签,她既是在微博上拥有千万粉丝的“伟大的安妮”,也是一家拥有1亿用户的创业公司的CEO。


你可能还记得2014年冬天刷爆网络的那则条形漫画:《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这条漫画对陈安妮来说,既是她的代表作,也是她的创业项目——快看漫画的第一次正式亮相。


漫画讲述的是陈安妮上线“快看漫画”艰难又励志的过程,最终,这则微博得到了近45万次转发,阅读量累计达到2亿,而且由于安妮在漫画的结尾给快看打了广告,致使快看的iOS版应用一天内就冲到了App Store中国区排行榜第5,上线三天,就吸引了一百多万用户。


尽管人们对这则漫画的内容褒贬不一,但数据做不了假,无论是转发量还是下载量,都证明了这是一次极为成功的微博营销。它甚至为快看漫画引来了红杉资本300万美金的A轮融资,也是这轮融资让这个青涩的大学生创业项目得以撑过之后的一年,直到迎来2015年动漫市场的大爆发。


后来,聊起这次经典的微博营销时,陈安妮总结了以下5点:


第一,条漫作为漫画,其内容载体是图片,本身信息含量就大,阅读体验也好,比文字更容易传播。


第二,一则400格以内的条漫,通常只需要用户花十分钟时间就能看完,而且图片本身就保证了用户的注意力衰减会更慢,这样就保证了阅读完成率。


第三,快看对一则条漫具有节奏感的要求,通过在作品的第2、4、6、8分钟都会设置剧情上的转折,持续抓住用户注意力。


第四,选择更容易传播的标题,以引起大众情感共鸣。


第五,选择年轻人集中玩手机的时间——晚上9点发布这个作品。


以上5点虽然是针对《对不起,我只过1%的生活》这则营销事件的心得,但其实如果把它套在快看漫画整体的运营策略上也是成立的。通过陈安妮的描述,你会发现,她对用户最基本的判断,就是他们需要更大信息量且更抓人的阅读,且每次阅读都要是碎片的,轻度的。


这也是她的网红经历给予她的认识,事实上,此前“伟大的安妮”的粉丝也多数都是95后或00后的青少年,以女生居多,这和快看漫画目前的粉丝画像也是重合的。


这群人大多从小就拥有智能手机,相比传统漫画,更熟悉条漫的点滑操作,而快看漫画也是国内首家以条漫为主的漫画阅读应用。


除此以外,这群人对漫画的“颜值”也更加挑剔,传统的黑白漫画已经满足不了他们,而条漫全彩高清的画面则更有助于刺激视觉,吸引更多的注意力。


年轻人的注意力实在是太容易被分散了,你必须在每一个细节上抓住他们,陈安妮也据此提炼出了一套封面方法论:首先,针对年轻人“颜值至上”的特点,要求编辑在精美的基础上找到每个章节最吸引人的关键画面,再精雕细琢字体的设计和摆放位置,配上引人注意的文案。


什么叫引人注意呢?举个例子,《快把我哥带走》这部作品,原本的名字是《逗比兄妹》,但编辑团队觉得这个名字太过直接,才改为了现在的名字,虽然新名字听起来有些奇怪,但却足够耐人寻味,转化率也高了许多。


当然,也会有人质疑快看上的内容太过玛丽苏,但陈安妮对此却并不避讳,“我们现阶段的用户本来就是女性居多,玛丽苏是永恒之光。对于快看而言,怎么用故事和设定把这些基本元素包装得更受年轻人喜欢才是更重要的工作。”


就这样,靠着对用户心理的精准把握,到2016年,这家公司就已经积累了3000万用户。靠着这样的数据,加上市场对动漫行业的看好,2016年4月,快看漫画又拿到了1亿人民币的B轮融资,从那以后,这家公司的发展就进入了快车道。


从2016年1月到2017年1月,快看的用户增长率超过了100%,而从1月到现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又是50%的增长,现在快看的用户量已经破亿,月活也从2016年的350万涨到了现在的3000万。


在这个飞速发展的过程中,快看还完成了新一轮2.5亿元的C轮融资,完成融资后估值约在十几亿元。值得一提的是,C轮融资的FA是以眼光精准著称的泰合资本,而下一轮融资,将很可能委托给另一家传奇FA光源资本,这还是光源资本的合伙人郑烜乐主动上门游说的结果。


从无人问津的大学生创业到被业内顶尖的FA争抢,快看只用了三年的时间。究其原因,无外乎就是抓住了内容分发由文字转向图文视频的重要的时间节点,又精准的切到了95后这个人群,这使平台在未来的发展空间和成长张力上都具有更多的想象力。


事实上,近两年,市场上也不只有快看漫画,腾讯动漫、网易动漫、有妖气,这些都是非常有竞争力的动漫平台,在内容的数量上也都远超快看,但陈安妮似乎并不为此担心。


“互联网给我们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信息的碎片化。年轻人的注意力被分散,他们对头部内容更加渴求——不求更多,只求最好。我们的APP上,每屏只展示两部漫画供用户选择,今天的用户更希望的是你推荐给他最好的内容,而不是有一个非常非常大的书城让他自己去选择。现在快看漫画平台上只有不到1000部作品,但是日活多的时候能接近1000万,这就是以质取胜。” 


极光大数据在今年4月发布了一则垂直漫画APP行业数据,报告显示,快看目前的渗透率已经达到了行业第一,日均DAU达到了592万,作为对比,第二名的腾讯动漫仅为243万。


或许这也可以多多少少佐证一下陈安妮的说法。


另一方面,C轮之后,快看漫画的公司人数也已经翻了一番,到了160人,他们中的不少还是公司从外部聘请的高级管理人员。形象一点来说,快看现阶段的状态就是,一批90后的合伙人管理着一批80后的经理人。这也意味过去很多做事方法、管理模式都需要改变。


最明显的一个改变就是,最近快看开始在湖南卫视投放广告了,除了品牌TVC之外还包括在综艺《快乐大本营》中的插入,这也是APP上线两年多之后,第一次针对平台本身进行推广,或许这也可以被视为快看突破原有圈层的一次尝试。


毕竟,1亿用户,既是一个里程碑也是一个大门槛,虽然它证明了公司的价值,但另一方面也说明接下来的增长会变得更难。走到这个量级,为了继续增长,能做的,也只有不断破壁,调整内容,以吸引更广泛年龄层的受众。


而现在,快看也开始了平台漫画的IP开发进程。在影视开发方面,《快把我哥带走》、《单恋大作战》、《零分偶像》等六部作品已签约开发,其中两部真人剧已经开机。另一方面,内容平台常见的付费阅读、周边贩卖,内容出版也都有在稳步的进行中。


只不过,无论是IP改编还是付费阅读,快看都在处于一个初期的探索阶段,漫画IP的呈现效果,和用户对于付费的接受程度都还是未知数。


这家从95后和00后身上发家的公司,为了走的更远,必须看的更远了。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衣服与包包也要共享了:是真风口还是伪需求?

热点热点微评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6 次浏览 • 2017-07-27 08:43 • 来自相关话题

文:王新喜


在共享单车、充电宝等共享经济的风口下,共享衣服、共享包包等项目都在打着“共享”的名义冒出来了。


比如共享衣服品牌有衣二三、女神派、多啦衣梦、美丽租等,其中包括IDG资本、经纬中国、金沙江创投、君联资本等一线投资机构隐现成为推手。而共享包包项目有抖包包等。


与共享单车与充电宝的模式基本类似,这类共享项目的本质还是租赁。而在共享雨伞、充电宝现在已经半死不活的现状来看,共享衣服与包包能成吗?


共享衣服与包包能不能成,关键是看共享的品类是不是能契合用户碎片化时间下的刚需或者日常衣食住行某个痛点的刚需,共享单车、迷你KTV、共享按摩椅基本都能达成这一条件。


而共享衣服、包包等品类的一个共性特点就是要满足人们的炫耀性虚荣心理。当然,很多人都有这种虚荣心理,对于许多爱美的女性消费者来说,她们永远觉得衣柜里少件衣服。所以共享衣服也是主打这部分用户的需求。


先说共享包包。对于共享包包来说,如果要具备炫耀属性,可能需要偏奢侈品属性,共享租赁平台“抖包包”也算是这类。该平台在今年6月对外宣布,获得了猎鹰创投种子轮和A股中小板上市公司联合创始人天使轮共计千万级人民币的融资。


但是如果偏奢侈品属性,那么意味着成本投入巨大,而且回本周期非常长,用户群偏小众。有共享包包的投资人说,热爱时尚的女性来说花数万元购买一个使用两到三月后就束之高阁的物品,共享租赁将使用权和拥有权分离,享有而不持有,这才是分享经济的意义。


很显然,投资人并没有想清楚它的受众群体是哪些?这个结论是怎么下的?热爱时尚的女性花数万元购买一个使用两到三月后就束之高阁这种观点应该更多只是投资者一种一厢情愿的想象。


当然我们不可否认这种女性群体是存在的,但很明显该群体并不是主流,但从描述可知,这个女性群体的收入应该不菲,而且对于收入高的爱包女性来说,她们普遍追求的是购买欲与占有欲。


因为共享包包会带来许多清洁与卫生上的问题,而且更容易折旧,这显然不是高收入群体女性追求更高物质需求的目的,对于这个阶层的女性而言,一般是不太愿意选择跟其他人共享。


从另一方面来看,包包是一种快消时尚品,由于时尚产品的快速迭代特征,它的流行与过时的时间差都相对短暂。如果大量的奢侈品包包在租赁期间没有回本,但许多奢侈品包包新款又已经出来,那么这些旧款包被共享的几率会迅速滑坡。


衣服就更是如此了,收入高的群体大多倾向于消费,也有一定的经济能力,不屑于跟其他共享一件衣服,比较也会担心感染疾病等风险,而收入相对偏低的群体当然也会有这个考虑,而且还会嫌弃租金贵。但是对于衣服这个品类来说,在部分情况下,租赁的需求是成立的。


比如说参加重要的会议、晚会、酒会、庆典活动、演出活动等特殊场合下的特殊的需求,人们在这种特殊的或者相对非常正式的场合,需要相对质量上乘的正装或者一些礼服甚至演出服装等,人们在这种情况下往往会有租赁衣服的需求,但这种服装平时不怎么穿,特殊场合下才会选择。


因此,租赁而非买下来的需求可能会更强烈。穿的衣服可能打着共享的名义玩租赁还是能击中一部分人的痛点。


美国服装租赁网站Rent the Runway2009年就成立了。其主要租赁的是高级礼服等场合性穿着,包括5万套裙装、1万件首饰和手袋等配饰,顾客可以用150美元租到1700美元零售件的礼服裙。2016年12月27日,Rent the Runway宣布在E轮融资中筹集了6000万美元,迄今为止,融资总额已高达1.9亿美元。


另一种情况是价格相对昂贵的奢侈品衣服的共享,在国内,对于偏爱奢侈品衣服但经济承受力不够的消费者来说,如果有机会接触更多奢侈品牌服饰,也算是消费升级需求下对于体面生活的一种追求。


但从当前整体的国民经济收入状况以及房价高企的情况来看,无论是占比最大的低收入阶层以及中产阶层均承受着较大的生活与工作压力,对于租赁奢侈品服饰的需求并不是特别强烈,它可能只会满足小众群体的需求,但不是主流用户的痛点,不足以支撑一个足够大的市场。


但如果只是一般的普通包包、衣服等,人们对于真心喜欢的,就会买下来,而不是去租赁。毕竟在消费升级趋势下,人们对于私密性以及提升生活标准上的物质上的奢求,更多是愿意购买而不是租赁。对于需要穿在身上的物品,大多数人可能还是不愿意与他人共享,即越私密的东西越重视的物品就越不愿意与他人共享。


从商业模式来看,当前共享衣橱与共享包包的模式多为B2C和B2B2C。前者指平台自营,服装由平台购买,然后租给消费者,后者指商家合作入驻,直接对接服装品牌和消费者。


其实无论哪种模式,在当前人们认知度较低,以及平台用户规模太小的情况下,前者平台自营会面临着资金上与成本上的压力,而后者会面临品牌方与供应链上的压力。


两者都需要承担购买成本、物流成本、清洗维护成本以及仓储管理成本,以及需要对接更多品牌,上架更多热门款式,包括与洗衣厂合作,甚至自建清洁中心等,但营收无非就是租赁收入。但如果成本投入过高而租赁收入回本慢,一旦资金链断裂,风险立马呈现。


总而言之,这两种品类是否适合共享值得商榷,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一方面是租赁的定价选择非常重要,租赁价格若太贵,人们会更偏向于购买,比如说,因为衣服、包包这类物品很容易折旧,共享多次之后,就会越来越旧,时间越久,越难以再共享出去,商家与平台方需要迎合潮流趋势不断上新品。


对于品牌商家来说,一次性卖出对才能满足快速获利与快速回笼资金的需求,而如果折旧的衣服共享不出去而本身的租赁频次还没有回本,就会导致巨大的库存、资金压力与资源浪费,继而影响到品牌方的合作诉求。


况且,前面说到,越是设计到私密性的物品,人们越倾向于私人占有而非共享。如果人们在这个需求点上不是刚需,那么新鲜感过后,用户很容易陷入现象级消费的疲态,久而久之,用户活跃度会持续走低。


至少越是讲究品质生活的人,越不愿意跟成千上万的人去共享同一件衣服、用同一个包包,这也并非消费升级下的体面生活的呈现形式。就好比许多人都或多或少对于酒店的毛巾与浴巾会产生抵触心理。毕竟,衣服这类物品的共享已经不是心理洁癖的问题,而是关乎健康与品质生活。


对于平台运营方来说,用户增长曲线关乎到库存压力与成本压力,隐含极大的风险。说到底,衣服、包包等品类本身是否适合共享有待商榷,而更可能的情况是,共享衣服、包包可能最终的结局是跟共享雨伞、充电宝之类的差不多,一阵风过去之后,就会销声匿迹。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查看全部

文:王新喜


在共享单车、充电宝等共享经济的风口下,共享衣服、共享包包等项目都在打着“共享”的名义冒出来了。


比如共享衣服品牌有衣二三、女神派、多啦衣梦、美丽租等,其中包括IDG资本、经纬中国、金沙江创投、君联资本等一线投资机构隐现成为推手。而共享包包项目有抖包包等。


与共享单车与充电宝的模式基本类似,这类共享项目的本质还是租赁。而在共享雨伞、充电宝现在已经半死不活的现状来看,共享衣服与包包能成吗?


共享衣服与包包能不能成,关键是看共享的品类是不是能契合用户碎片化时间下的刚需或者日常衣食住行某个痛点的刚需,共享单车、迷你KTV、共享按摩椅基本都能达成这一条件。


而共享衣服、包包等品类的一个共性特点就是要满足人们的炫耀性虚荣心理。当然,很多人都有这种虚荣心理,对于许多爱美的女性消费者来说,她们永远觉得衣柜里少件衣服。所以共享衣服也是主打这部分用户的需求。


先说共享包包。对于共享包包来说,如果要具备炫耀属性,可能需要偏奢侈品属性,共享租赁平台“抖包包”也算是这类。该平台在今年6月对外宣布,获得了猎鹰创投种子轮和A股中小板上市公司联合创始人天使轮共计千万级人民币的融资。


但是如果偏奢侈品属性,那么意味着成本投入巨大,而且回本周期非常长,用户群偏小众。有共享包包的投资人说,热爱时尚的女性来说花数万元购买一个使用两到三月后就束之高阁的物品,共享租赁将使用权和拥有权分离,享有而不持有,这才是分享经济的意义。


很显然,投资人并没有想清楚它的受众群体是哪些?这个结论是怎么下的?热爱时尚的女性花数万元购买一个使用两到三月后就束之高阁这种观点应该更多只是投资者一种一厢情愿的想象。


当然我们不可否认这种女性群体是存在的,但很明显该群体并不是主流,但从描述可知,这个女性群体的收入应该不菲,而且对于收入高的爱包女性来说,她们普遍追求的是购买欲与占有欲。


因为共享包包会带来许多清洁与卫生上的问题,而且更容易折旧,这显然不是高收入群体女性追求更高物质需求的目的,对于这个阶层的女性而言,一般是不太愿意选择跟其他人共享。


从另一方面来看,包包是一种快消时尚品,由于时尚产品的快速迭代特征,它的流行与过时的时间差都相对短暂。如果大量的奢侈品包包在租赁期间没有回本,但许多奢侈品包包新款又已经出来,那么这些旧款包被共享的几率会迅速滑坡。


衣服就更是如此了,收入高的群体大多倾向于消费,也有一定的经济能力,不屑于跟其他共享一件衣服,比较也会担心感染疾病等风险,而收入相对偏低的群体当然也会有这个考虑,而且还会嫌弃租金贵。但是对于衣服这个品类来说,在部分情况下,租赁的需求是成立的。


比如说参加重要的会议、晚会、酒会、庆典活动、演出活动等特殊场合下的特殊的需求,人们在这种特殊的或者相对非常正式的场合,需要相对质量上乘的正装或者一些礼服甚至演出服装等,人们在这种情况下往往会有租赁衣服的需求,但这种服装平时不怎么穿,特殊场合下才会选择。


因此,租赁而非买下来的需求可能会更强烈。穿的衣服可能打着共享的名义玩租赁还是能击中一部分人的痛点。


美国服装租赁网站Rent the Runway2009年就成立了。其主要租赁的是高级礼服等场合性穿着,包括5万套裙装、1万件首饰和手袋等配饰,顾客可以用150美元租到1700美元零售件的礼服裙。2016年12月27日,Rent the Runway宣布在E轮融资中筹集了6000万美元,迄今为止,融资总额已高达1.9亿美元。


另一种情况是价格相对昂贵的奢侈品衣服的共享,在国内,对于偏爱奢侈品衣服但经济承受力不够的消费者来说,如果有机会接触更多奢侈品牌服饰,也算是消费升级需求下对于体面生活的一种追求。


但从当前整体的国民经济收入状况以及房价高企的情况来看,无论是占比最大的低收入阶层以及中产阶层均承受着较大的生活与工作压力,对于租赁奢侈品服饰的需求并不是特别强烈,它可能只会满足小众群体的需求,但不是主流用户的痛点,不足以支撑一个足够大的市场。


但如果只是一般的普通包包、衣服等,人们对于真心喜欢的,就会买下来,而不是去租赁。毕竟在消费升级趋势下,人们对于私密性以及提升生活标准上的物质上的奢求,更多是愿意购买而不是租赁。对于需要穿在身上的物品,大多数人可能还是不愿意与他人共享,即越私密的东西越重视的物品就越不愿意与他人共享。


从商业模式来看,当前共享衣橱与共享包包的模式多为B2C和B2B2C。前者指平台自营,服装由平台购买,然后租给消费者,后者指商家合作入驻,直接对接服装品牌和消费者。


其实无论哪种模式,在当前人们认知度较低,以及平台用户规模太小的情况下,前者平台自营会面临着资金上与成本上的压力,而后者会面临品牌方与供应链上的压力。


两者都需要承担购买成本、物流成本、清洗维护成本以及仓储管理成本,以及需要对接更多品牌,上架更多热门款式,包括与洗衣厂合作,甚至自建清洁中心等,但营收无非就是租赁收入。但如果成本投入过高而租赁收入回本慢,一旦资金链断裂,风险立马呈现。


总而言之,这两种品类是否适合共享值得商榷,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一方面是租赁的定价选择非常重要,租赁价格若太贵,人们会更偏向于购买,比如说,因为衣服、包包这类物品很容易折旧,共享多次之后,就会越来越旧,时间越久,越难以再共享出去,商家与平台方需要迎合潮流趋势不断上新品。


对于品牌商家来说,一次性卖出对才能满足快速获利与快速回笼资金的需求,而如果折旧的衣服共享不出去而本身的租赁频次还没有回本,就会导致巨大的库存、资金压力与资源浪费,继而影响到品牌方的合作诉求。


况且,前面说到,越是设计到私密性的物品,人们越倾向于私人占有而非共享。如果人们在这个需求点上不是刚需,那么新鲜感过后,用户很容易陷入现象级消费的疲态,久而久之,用户活跃度会持续走低。


至少越是讲究品质生活的人,越不愿意跟成千上万的人去共享同一件衣服、用同一个包包,这也并非消费升级下的体面生活的呈现形式。就好比许多人都或多或少对于酒店的毛巾与浴巾会产生抵触心理。毕竟,衣服这类物品的共享已经不是心理洁癖的问题,而是关乎健康与品质生活。


对于平台运营方来说,用户增长曲线关乎到库存压力与成本压力,隐含极大的风险。说到底,衣服、包包等品类本身是否适合共享有待商榷,而更可能的情况是,共享衣服、包包可能最终的结局是跟共享雨伞、充电宝之类的差不多,一阵风过去之后,就会销声匿迹。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